夜轉涼了,山肩浮現淡淡的白光。

我誘出窗外,沐浴在這清涼而遠離喧囂的光輝,打磨了漫漫的時光。

有人說,人生如一場舞劇,要麼平淡出奇,要麼轟轟烈烈。

而我卻覺得,當我們走向了台階的頂端時,垂暮之年,那時看盡世間繁華與蒼涼的一刻,有人沉默、微笑,那時淡然;有人眺望遠方而流淚,那時幽怨;也因此,人生之盡頭,就只有這兩種結果罷了。

走過熟悉已久的小徑,躲避的地上的落花,她們本是高貴的靈魂,是否是誤入紅塵,而這般是香消玉碎,零落化塵呢?

夜闌風起,沒有北方的雪飄梅香。

是誰扼住了頹然淚下的苦楚,把對佳人的相思於花蕾存放?

或許,是為了在來年企盼花開之際,有紅塵意會,我想那時枝頭上有最美的花朵,有情人的微笑吧。

冬夜漫漫,白雲悠悠,泥土芬芳嗎?

沒有越過千山萬水的寧靜致遠,沒有遊走於風輕雲淡間沉穩的腳步,任憑四季更替,那是淡然吧。

心中起了疑惑,其實,於淡然世界裡,它是幽靜水澗裡緩緩而流的小溪,優美而從容;是粗茶淡飯,男耕女織的平淡與悠閒。

真想有一座如水的月色的庭院,勺一淡淡之水,沏一壺淡淡之茶,靜靜地品味,品味香茶,品味人生,也品味心情。

只可惜在這靜謐的夜晚,書香才是鼻腔的嚮往。

懷念絲絲苦澀,懷念淡淡的幽香,來日再來感悟吧。

擁有一顆淡淡之心,過平靜如水的人生。

閒暇時光,隨意捧一本書,幽幽冥想,獨品憂傷與孤寂,這是否是淡然裡的幽怨?

在這世俗裡,恩怨得失,付之一笑的灑脫,把滄桑留在心底的最深處,這是否是幽怨裡的淡然呢?

不管了,成敗不言語,坦坦蕩蕩吧,從容不迫,擁有波瀾不驚的沉穩氣度,那才是勝境。

漫漫人生旅程,風起雲卷,花開花落,暮然回首的淺淺一笑。

有人守一顆淡泊之心,卻也得到了一份淡然之美。

光陰似箭,千金難買寸光陰。

回首走過的路,卻總是感慨。

歲月啊,你總是悄悄然地逝去,不留一點紅塵裡的痕跡,卻在我心裡留了一個完美而又殘缺的烙印。

窗外,沒有了幾度夕陽沒有了浩瀚濤聲,而我卻在這扇窗前守候了三年。

依舊停留的你,流盡了誰的不捨,又怎會無奈歲月依舊的一刻呢?

念春雨,乍愁了思,回想窗外瀟瀟聲,卻也聲脆。

閃瀉了流光,卻也舞得浪漫。

流年似水啊,未來一年的時光裡,我還在濱園的這扇窗守候嗎?

那每一次輕敲和著心緒的共鳴與窗外的人世間,孰是孰非?

如今,雨是天的愁緒,是天的幽怨。

而文字,是指尖劃過的寂寞與淒涼?

我不想懵懂了,那吹皺了三年的心水,鬥不過永恆的心湖那份淡然,總會勝過偶爾插足的幽怨。

思過處,傷痕纍纍。

剪不斷的記憶裡,亦有淒涼。

然而,有秋風哀過了三個春秋,如今已經記不起了。

寒冬一月的書香裡,有唐詩繚繞,有宋詞沉韻,不再怨歎蒼茫迷霧,只想在滿目的寧靜與安詳裡,獨思前方的旅程。

許過諾言的破碎,賽過閩南江畔的冷風。

於今,只想尋覓塵封已久的影子,那奮鬥的身影。

於淡然幽怨裡,忘卻舊日的憂鬱,在這微微寒的世界裡,蕩滌一條新的光芒。

淡然,枯黃點綴,逝去了埋於深處的飄雪。

幽怨,生綠瀰漫,卻候得了沉鬱季節裡的方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藍色憂鬱 的頭像
藍色憂鬱

夢想天空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