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風起了,楓葉紅了,她走了,在我發誓愛她一生一世之後,在這個秋雨紛紛的早上,偷偷地離開,沒有留下任何的片語支言。

做好的早餐在桌面上,洗乾淨的衣服,涼了陽台上,屋子裡收拾得幹幹靜靜,可是屬於她的東西全沒了蹤影。

我找遍了幾條熱鬧的街,只為心中那團不熄的火焰,可她卻像幻術似的,消失了得無影無蹤。

徘徊在風起雨落的十字路口,任雨水打濕全身,用迷惘的眼神在未滅的夢境中,憑欄而望,盡收眼底的卻是兩眼的空空。

走在雨中,眼看別人臉上幸福的微笑,一種蒼涼掠過我的心頭,善感的眼淚像落地的玻璃一樣,跌碎了我的思念,散落了星星點點。

我用雙手捧起秋雨的悲涼,洗滌被塵垢蒙蔽的眼睛,我所感覺到的,是一臉的蒼涼。

人呀,為什麼總被虛幻的紅塵蒙蔽了智慧的眼睛,擁有的時候不懂得珍惜,直到失去以後才懂得,原來自己一直苦苦追求的,竟是自己輕易遺棄的東西。

我尋遍了陪她走過的每個角落,反覆思考著其中的緣由。

她為什麼要走,我不懂,至今也仍然沒有答案,也許是因為我的倔強;也許是因為我的固執,也許是因為我給她過份的溫柔,成為她的負擔;又或許是因為,我們那份沒有麵包的愛情。

好多事情,好多東西,擁有的時候,永遠不會想到有一天會失去。

而許多的選擇,許多的決定,許多的縱容,許多的付出,總是在後來才當知道是對還是錯。

但,那又怎樣,我已經找不到來時的路。

她的離別,造成我的憂傷,沒有了她,就算給我全世界,也毫無意義。

想著曾經的甜蜜和幸福,仔細回憶她的每一個眼神,每一個動作,每一種風情,竟沒有想到,回憶也是那樣的令人心痛,傷人情懷。

原以為給她千般寵愛,萬般柔情,就能換取她一生一世的守侯,以為曾經共度過的風風雨雨和山盟海誓,就能緊緊地鎖住她的一生。

到最後還是在自己一相情願的浪漫幻想之中與她擦肩而過,彼此可能只不過成為了對方生命中的一個匆匆的過客。

難道愛情,真的比不上麵包嗎?

沿著記憶一路追尋,幻想在熟悉的地點,找到那張在夢裡偷吻過千百遍的笑靨。

最後撿到的是一路的疲勞,滿懷的憂傷。

可能,她真的走了,狠心地離開生活了六年的地方,離開了,依然那麼深愛著她的我。

帶走所有的美麗,所有的快樂,所有的幸福。

剩下的我,只是一個斷了翅膀的鳥兒,再也飛不出這一片潮濕的天空。

一個人其實並不孤獨,想念一個人才會變得孤獨。

我暗暗告訴自己,男兒不哭,可是,每一想起她,傷心的淚,總像流星一樣,跌碎了我所有的哀傷。

有人說,愛情的一路總會有許多的驛站,每一個驛站,都會遇到許多不同類型的女人,而每個站台裡的女人就像是一盞明亮的燈,照亮你茫茫的前程,走過了這一程,迎接你的將會是一盞燈,沒有那一盞燈能夠永遠是為你而明,除非你能把那盞燈據為己有。

細細想來,情路真的很艱辛,一路從泥濘中走來,或快樂,或憂傷走過了許多的驛站,經歷了多少次生離死別,多少緣聚緣散,可我卻從未感覺到真正的愛過。

在愛情的烈焰之中,我總感覺不到一點點的熱量,體會不到一點點的真實。

哪怕遇到了真愛,也不懂如何去愛,總是不假思索地不要命地去愛。

於是,總在不知不覺之中不小心上了感情的當,落入的愛情的陷阱,把自己傷得體無完膚,卻仍然不懂得回頭,直到花落了,情滅了,得到的依然是傷感。

我以為與她相遇,相知,到相愛,是前生前世的緣分,也是今生今世的守侯。

我以為我找到了一盞明亮的燈,找到一個值得用一生去愛的女人。

並用盡全部的熱情,所有的心血去愛她,去苦苦經營這段平淡的愛情。

不求像粱祝的愛情一樣化做雙飛的彩蝶,不求像孟姜女那樣感天動地,更不求什麼天長地久,海枯石爛,只想好好的把握機會,與心愛的她,攜子之手,與子白首。

難道,這也是我的過錯嗎?

為何,最後得到的也只不過是悲劇性的陶醉。

留下的仍然是自己孤獨寂寞的身影。

難道,在愛情的舞台上,我注定是一個可憐的小丑,重複扮演著一個可笑又可悲的角色嗎?

我很瞭解自己,我知道自己不是大智的人,無法像大師們那樣虛懷若谷,很容易的擺脫失去東西的痛苦。

我知道這份沒有麵包的愛情,就像是撒在乾枯沙漠裡的種子,失去了生命中美好的養分,更加知道這份殘情應當早點放棄。

可惜我過分地軟弱,始終無法將她趕出我柔弱的心扉。

我孤獨,我寂寞,我痛得死去活來,可我還活著,所以我必須學會用大師們的心態去看待我的人生,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看見白雲,猶如悠悠白鶴。

就算真的很痛,我也要學會把它玩弄在我的手掌之中,絕口不提痛苦。

如果說愛情的蒼涼是一種宿命,一個人也許會過得比較瀟灑,比較自在,雖然精神上永遠伴隨著一種失落。

其實,我並不知道愛情包含了多少因素,更不知道要經歷多少次愛的磨難,才能功德圓滿。

愛情到底是什麼?

問世間情為何物?

誰能告訴我,告訴我,如何去愛,才能安全地飛過這片潮濕暗淡的日子,而不被打濕自己的翅膀;如何才能愛到天荒地老,愛到海枯石爛,不再受分分離離的困擾,不再受感情糾紛的折磨,活在一個活生生的,快樂的,有愛的世界裡。

如果對於愛,你們還是什麼都不懂,只是嘲笑般的叫我忘掉她,去接受另一種愛。

如果真的只是這樣的話,那麼我請你們住口。

在你們還沒有能力與資格去教我如何如何時,請不要胡言亂語,妄圖欺騙我忘掉她而去接受另一種愛,怎麼可能,未曾放下,你叫我如何重新再來。

何況,那種撕心裂肺,傷心欲絕的滋味,叫我如何再去接受另一種愛。

有人說,失去也是一種解脫。

我不知道這句話準確到何種程度。

什麼是解脫?

用我最簡單的理解就像是一片退潮後鬆軟的海灘,遠去了潮起潮落的喧嘩,只留有疏鬆的海灘和五光十色的貝殼折射星月的微芒,讓人忘卻了洶湧澎湃的激烈與苦痛,忘卻曾經愛過的那種撕心裂肺的心痛,忘卻多愁的苦惱的人間。

然而,有時候的解脫是暫時的,是表面的從容和瀟灑,是膚淺的,就像是低空飛行的鳥,淺水中的魚,放蕩不羈的浪子,只是表面的現象。

當你叩問靈魂,就會發現虛偽的外表之下,隱藏了多少的嚮往,多少的失落,多少的寂寞,多少的無奈,多少的痛苦。

失落,永遠都是一個冰冷的雪人,如果沒有太陽的熱量,那麼將永遠受到冰凍寒冷的侵擊,也是是一隻斷翅的候鳥,雖然不甘於失落的人間,雖然心中充滿著對天空的嚮往,卻也只能壓抑地活著,能做的也只是用渴望的眼神,仰望高遠的天空,在沒有完全被磨滅的意志中,顫抖著殘缺的翅膀,等待季節的變遷。

我們的愛,明明是深愛,卻不懂得珍惜;我們的愛,明知道是煎熬,卻無法放開;我們的愛,明知無前路,可心早就收不回來。

對於愛情,雖然我不知道它的真諦是什麼,但是我知道我浪費許多寶貴的時光。

該失去的永不後悔,該珍惜的絕不放棄。

雖然,她已離去,也許還會相遇,也許永遠都不會再回來。

可能不會回來,可是我們的愛還在。

為了我們的愛,我會傻傻等待,我相信她一定會回來。

如果她沒有回來,那可能是因為她離我過於遙遠,又或許是因為我做得還不夠好。

為了我們曾經的誓言,我會固執地等待,哪怕因此失去我的生命,我相信她一定會回來,如果她沒有回來,那可能是因為她已經死去,又或許是因為我的生命過於短暫。

我也不懂這為什麼,反正我就是這樣的固執和衝動。

也許,是因為愛得太深而生命太淺,也許,是因為已過了年少輕狂的年齡,再也不願經受狂風暴雨的衝擊,又或許僅僅是因為,我仍然愛她,而且愛得很深,深得哪怕被她傷得體無完膚,我對她的愛也是深處極濃。

我依然徘徊在喧鬧的街頭,風停了,雨住了,世界恢復了原來的面貌,可我卻迷失了,我找不到來時的路。

隨便打了一輛出租車,坐在車裡,突然覺得很冷,於是用潮濕的衣服緊緊把自己包裹起來。

此時,脆弱的靈魂就像冬天裡一隻帶殼的小蟲,把自己柔軟的身體,隱藏在堅硬的外殼裡,然後用一種近似笨拙的方式,等待春風的再一次召喚。

車子穿過熙熙攘攘的街道,我靜靜地望著窗外的風景,用眼睛在人群中搜索,只為心中那不熄的火焰。

街上成雙成對的人們,心中填滿了愛人給予的幸福,只是我又回到了孤單的旅程。

我突然覺得諾大的城市,就只剩下我一個人,我從未感覺如此的淒涼。

愛情,快樂,幸福,都離我而去,心底湧出無限的蒼涼,我不由得產生一種哭的衝動,傷心的淚水,一點一點開始曼延。

最後,我哭了,我的眼淚,證明了我是真的很愛她。

回到家門口,我幻想著她突然從屋裡衝出來,然後給我一個長長的擁抱。

可是,我等了很久,依然沒有她的身影。

我失魂落魄地走了進去,感覺那種人去樓空的淒涼。

青春已經不復,在我有限的生命裡,我還有幸福的可能嗎?

赤著腳,亂著髮,坐在窗前,靜靜地等待,等待一個可能打來的電話,等待一個夢裡尋她千百度的倩影的出現,等待那一場風花雪月的故事繼續上演。

於是,孤獨寧靜的夜晚,朦朧的月光下,淒美的身影像天使一樣投影於我的窗前,然後從敞開的窗口飄進來,一步一步走進我的世界,在那裡主宰了我的靈魂。

溶入我甜美的夢境。

如果窗外的霓虹是她深情的眼睛,為何我感覺不到她留戀的眼神。

當她,在夢中輕觸我的臉,溫柔是整個宇宙為之顫抖。

於是,思念的淚水順著臉龐流下來,然後在枕頭上匯成一潭悔恨的愛情海,不過不要緊,因為我哭的時候,眼睛是閉上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藍色憂鬱 的頭像
藍色憂鬱

夢想天空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