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種人很可恨,他讓你相信你是根蔥,可真要炒菜熗鍋時,他卻沒有用你。





1.無緣無故遭遇退票

程然是在葉靜思正享受著被追求的樂趣時突然撤梯的。

攻勢那麼猛,送花、約會、大老遠跑到靜思的老家去採一把她想吃的野菜,任是鐵石心腸的女孩也會答應下來。

葉靜思當然不是鐵石心腸。

她早就想答應了,只不過,她想略略矜持一下,找個合適的機會。

輕易得手,男人會不珍惜。

可是,靜思這還拿捏著分寸,做傲慢與偏見狀,那邊煮熟的鴨子飛了。

沒了花,沒了電話,甚至MSN裏面程然的頭像都是黑的。

女人是沉不住氣的,靜思一遍遍在心裏反省自己的態度,是不是過於冷淡讓程然看不到希望了?

不會呀,上個星期不還手動拼了一隻壁掛送給他嗎?

女孩子親手縫的禮物,在這時代是多難得的啊!

程然不也是這樣說的嗎?

靜思深呼吸了一下,電話打了過去。

口氣是冷淡的,他說,哦,最近忙,我們再聯絡。

放下電話,靜思的心裏空了一半。

她很想問問怎麼了,可是怎麼問呢,兩個人並沒有什麼特殊的關係,現在也不過是一樣,你急急地問是什麼意思呢?

宋唯在網上,靜思百無聊賴,想起她前一段應聘來著,便問了一句,她說:「還順利,找到了工作。」

再無話。

臨下班時,靜思還是沒忍住,給程然發了個短信:「有什麼事嗎?」

手機一直寂寂無聲。

直到晚上,靜思洗完澡出來,一條短信趴在了她的手機裏。

他說:「我想我們還不是很瞭解,之前讓你誤會,不好意思。」

靜思呆呆地坐在床沿,無緣無故遭遇退票,胸口像被人敲了一悶棍。

吃了啞巴虧,怎麼說出口呢?

能去罵程然一句:「你招惹我,我愛上你,你卻跑了,有這麼玩人的嗎?能嗎?」

葉靜思是婉約風格,她做不出。

做不出,就只好不了了之。

這種人太可恨了,他讓你相信你是根蔥,可真要炒菜熗鍋時,他卻沒有用你。





2.懸案懸而未決

夏天來時,葉靜思一個人去看了陳奕迅的演唱會,聽陳奕迅唱:「願意,用一支黑色的鉛筆,畫一出沉默舞臺劇,燈光再亮也抱住你。」

靜思淚流滿面。

旁邊有個大男孩莫名其妙地看靜思,嘟囔了一句,掏出紙巾遞給靜思。

程然喜歡陳奕迅,靜思從前不喜歡,不喜歡男人那麼搞怪,不喜歡他誇張的笑臉,還有總也站不穩的樣子。

於是程然把耳塞放進靜思的耳朵裏,就是這首《明年今日》,靜思聽了,慢慢喜歡上,從前討厭的便成了真性情。

人就是這樣,喜歡了,就怎麼樣都好了。

分開那麼久,葉靜思還是會想那次突如其來的切割。

不能叫分手,因為兩人從沒確立過戀人關係。

不過是一個追,一個抿著嘴微笑。

心裏有,眼裏有,口裏沒有。

差了口裏這一句應諾,他抽身而去,連個解釋都不需要。

懸案懸而未決,靜思生了一場病。

一個人生病,一個人吃藥,一個人慢慢好起來。

好起來時,她身邊站了個大男孩,就是演唱會遞她紙巾的那個,他叫江則寧,他說:「你真特別,看陳奕迅都會哭。」

靜思微微地笑了笑。

江則寧在附近的大學裏做助教。

每天背著大背包騎著自行車匆匆忙忙,江則寧會講網上流行的段子,會找來稀奇古怪的小東西逗靜思笑。

他說:「你笑起來好看,小酒窩能迷死人。」

他就唱林俊傑和阿Sa的《小酒窩》,江則寧喜歡林俊傑。

某一個中午,他們坐在公園的長凳上,靜思抱住江則寧,陽光穿過柳樹的縫隙落到他們身上,暖暖地,靜思問:「喜歡我嗎?」

這斷不是靜思能說出來的話,但是她說了。

哪怕只是一時的陪伴,哪怕只是貪戀一點點溫暖,她都不願意放棄。

江則寧幾乎立刻就點了頭。

葉靜思長長地舒了口氣,這樣說了,將來即使分手,他也要給她一個交代了吧?





3.一人花開一人花落

愛情這回事沒那麼復雜,一個人退場了,另一個補上來,依舊是從前的戲碼,並沒有多少不快樂。

沒有人看到靜思心裏的掙紮,也沒有人看到靜思臉上的悲傷,靜水無波,一切仿佛從未發生過。

逛街時遇到宋唯,聊了幾句,她居然在程然的公司上班了,她說:「你跟程然不是有點意思嗎,後來怎麼不了了之了?」

葉靜思的目光移向大幅廣告牌,她說:「我去看看那款手機,他生日快到了。」

還能說什麼呢?

不是還有多愛,只是有些不甘心吧?

公司有些業務要與程然公司接洽。

於是靜思跟程然坐在了日落蓮花茶室的一角。

這裏他們從前來過。

離靜思的公司近,他說可以省得美女受日曬之苦。

他細微處的體貼總是讓女孩們念念不忘吧!

談完正經事,靜思說:「我有個朋友在你公司做事,宋唯,她還好嗎?」

程然抬起頭,看了靜思一眼,他說:「嗯,還好!」

當初她來應聘,跟我說了你呢!

靜思一愣,打著她的旗號去應聘的,宋唯怎麼沒提。

程然後面的話讓靜思更差點把一口茶噴出來。

他說:「後來,她給我看了她跟你和你先生的照片,那時我還…」

葉靜思努力讓自己的腦子快速轉起來,我跟我先生?

靜思的眼睛變成了利劍:「你覺得我欺騙了你?然後你就斷了我們的聯繫?」

她的聲音抖得厲害,如果我今天告訴你我沒有先生,你會怎麼想呢?

靜思起身抓起包往外走。

風很大,她的頭發被撕扯得很亂。

她翻手機裏的電話簿,怎麼也找不到宋唯的電話。





4.千萬別聽誰的寂寞私語

還是找到共同的朋友約了宋唯出來。

葉靜思很想一杯水潑到她的臉上。

但是她忍住了。

她問:「為什麼破壞我跟程然?」

宋唯拿出了一根煙,手有些抖。

她說:「靜思,也許妳不記得了,某一晚,我跟妳說過我的那些事。」

我害怕妳跟程然說,妳也知道現在經濟不景氣,工作不好找,所以,我先下手唯為強。

其實,我只是不經意把那照片給程然看了一下。

葉靜思的腦子轟地炸開了。

宋唯的那些事兒?

什麽事兒?

哦,想起來了,宋唯在原來那家公司業績突出,本來有機會升職,可不想來了裙帶關系,宋唯只能給新人繼續當牛做馬。

宋唯不忿,先出賣了公司秘密,後拉上司下水,宋唯打包從廣州來深圳,希望重新做人。

女人總是守不住秘密的,某一天晚上,把這些事通通倒給靜思,女人都是八卦的,戀愛中的女人什麽不會跟男人說啊!

萬一妳說了,程然會用我這種人嗎?

退一萬步講,程然肯用,妳會讓拉上司下水的女人待在程然身邊嗎?

葉靜思一腳深一腳淺地走回家。

一句話不說躺倒在床上,手腳冰冷。

電話響了很久。

靜思才起身接。

她說:「小甯,我想吃碗熱米線。越熱越好。」





5.嘴除了接吻,還可以溝通

門鈴響了,拉開門,進來的居然是程然。

他提著米線的袋子。

靜思愣在那兒,原來剛才那電話是他打來的。

程然放下米線,緊緊地把靜思抱在懷裏。

他硬咽著說:「對不起,靜思,我們可以重新開始。」

真的可以重新開始嗎?

從靜思知道宋唯從中作梗後就在想這件事。

耳朵宛若貝殼,想聽什麽我們做不了主,但是,相信什麽,或者聽到了,去求證一下,我們完全能夠做得到。

錯過,是因爲愛得不夠。

愛情是不能三思的,三思的結果只能是放棄。

靜思拍了拍他的肩膀。

她說:「或者,就是沒有宋唯,我們也會有分手的那一天。」

電話響了,江則甯叫靜思趕緊打扮一下,他帶她去看林俊傑演唱會,他在電話那邊還嚷:「我生日了,妳給我準備什麽了啊?」

靜思不會再為一個男人用布拼壹幅壁掛,那樣的迷戀與小心思一生只能有一次。

她給江則甯買了一款新手機,她想告訴他,無論聽到什麽話,都要講給她聽,不要聽信耳朵,嘴除了接吻,還可以溝通。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藍色憂鬱 的頭像
藍色憂鬱

夢想天空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