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想起來,那是在一年前,具體時間記不得了(這種事都能忘),應該是個週六下午。

她父母都不在家,她家裏就我們兩人。

她的臥室裏散發著一種淡淡的幽香(跟她身上的一樣),讓人嗅之不免萌生飄飄然的感覺。

這是我初入女孩閨房,難免既好奇又緊張,只得極力掩飾,不想讓她看出來。

我儘量自然的在她身邊坐下,手心已全是汗。

「你真的想上?」她柔柔的笑道,表情輕鬆得讓我吃驚。

「嗯!」我覺得自己像個傻瓜。

「你好像有點緊張?」咯咯咯。

「沒有!」我有一種被人看穿的惱羞成怒。

「你以前從沒上過?」她又柔柔的笑了。

「是!」我不得不承認,我完全落了下風。

「你叫我聲『姐姐』,我就讓你上!」

這讓我想起了小時候,院子裏那個常用棒棒糖逗我的傻大姐,我努力克制,不讓自己發作。

經過三秒鐘的思想鬥爭,我屈服了,我是一個抗拒不了誘惑的人。

「姐姐!」聲音小得我擔心她是否聽見。

「乖,來吧」她第三次柔柔的笑了。

我如同見到特赦令的囚犯,準確地說,是撲了過去,一把。

「別急!」

「嗯!」

「不是這樣的。」

「輕點!」我終究是第一次,搞了半天也不得其道,有點急了。

終於,她看不下去了,一把從我手裏,重新搶回滑鼠,開始教我,如何撥號、連結、打開瀏覽器、輸入網址。

十分鐘後,我全學會了,可以向別人炫耀,我上過了,我會上了!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