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話:斷片+累格

粽子的聲音消失了。

原本是面對面看著粽子,他正對我說著新書的截稿日期,一瞬間,卻像是聽到什麼關鍵字啟動了我腦中的機制,粽子的聲音,就這樣消失了。

「這一本書,因為是和『車禍』有關係的…」嚴格說起來,應該是「車禍」兩個字出現後,粽子的嘴巴看起來就變成像是慢動作一樣,一張一闔著,而我後腦杓迅速流竄過的刺痛,連帶著我的眼睛產生了眨眼的反應。

「小新,小新…妳還好嗎?」兩秒後,我恢復了正常,粽子的聲音,再生了起來。

我看著我手上拿的資料夾,像是回到了現實。

「沒事呀,你繼續說…」我再度看向粽子-這個本月內約了我三次的男人。

「好,總之,這本書,要在月底以前弄完…妳有問題,再來找我…我…我…我…我…」這次粽子的聲音像是累格了一般,不停的重覆著最後一個字。

而我眼睛內的畫面,卻從粽子轉換成別人。

大新脖子上三個小痣的影像,在這時隱約出現在我的眼前。

我記得在床上的時候,我最喜歡用舌頭,舔大新身體的這個部位。

「小新…」隨著粽子恢復正常的話語,大新的臉,瞬間又被粽子給取代。

「我說完了,妳可以停止發呆了嗎?」粽子的臉有點無奈。

「誰在發呆…,說完就讓我工作吧…」我冷冷的。

粽子沒好氣的離開了我的辦公桌前,整個環境又恢復了充滿打字聲,傳真機的聲音,以及偶爾響起的電話鈴聲。

這出版社,我工作了三年,但這幾個月,我卻越來越陌生。

主管沒有變,老闆沒有變,同事也差不多,但,我知道,我變了不少。

我的電腦桌上放著一盒我三年來都用不完的名片盒,上面寫著--「資深美術編輯」--唐心亭。

雖然上面印著的是我的名字,不過大家都叫我小新。

通常會被稱呼為小什麼的,都是因為另外有個大什麼的,我的情況並不例外,只因為我的男朋友葉維新,他被稱為大新。

而大家都習慣叫我們為-雙新奇緣。

當然這是緣自於約莫二十年前的一本少女漫畫,當時在台灣也算是相當走紅,而自從大學時代我和大新開始交往之後,小新這稱號,就再也沒有離開過我。

「你不要生氣啦,我這禮拜要回老家,下禮拜一定去你那邊過夜啦…」甜姐雖然用手掩著話筒,但我還是可以聽到她壓低喉嚨的聲音。

甜姐晚我幾個月進公司,是公司重要的文字編輯,很多重要的簽約作者,老闆都是交派給甜姐負責。

甜姐每天上班,都會將自己打理得很好,臉上的全妝,精心挑選的衣服與香水,再搭配上時尚的高跟鞋,甜姐總是讓自己看起來充滿了女人味。

不過這時候的她看起來似乎急得快要哭了。

在辦公室裡面,她就坐在我隔壁。而我,這半年來,只會冷冷的看著她。

「沒事吧…」我說。

「我男朋友…每次都很無理取鬧…一點都不體諒我…」甜姐基本上,眼眶已經含著淚了。

「男人…好像…總是不懂女人的想法耶…再這樣下去,我很想和他分手…」甜姐開始對著我傾訴,像是找到了垃圾筒般,一股腦的開始往下倒。

「他自己有事情的時候,不能赴我的約,他就會說男人有男人的苦衷,而我需要有私人空間的時候,他就一定要我過去…小新,妳說…是不是很不公平…平…平…平…平…」

今天大腦的Cpu似乎負荷量特別低,繼剛才的粽子之後,這下子連甜姐說話,都將我逼入了我另外的斷片思緒中。

半年前,我和我男朋友,也有過類似的情況。

大新曾經指著我的鼻子,大罵著。

「我要加班呀,妳不用加班喔,我不是說過,我們兩人先以事業為重嗎?要談結婚等到以後再說…」

大新每次講到工作比較重要時的眼神,總是特別讓我害怕。

「小新…妳有在聽我說話嗎…」甜姐還在我面前。

我按了按自己的眉頭,眼睛閉起來,試圖讓自己清醒幾秒。

「小新,不好意思啦,我不要煩妳了,妳有妳自己的事情要忙…」甜姐將身子轉回面對電腦,表示談話結束。

而我卻絲毫不知道,我們談了什麼。

我緩慢的將位子也轉向電腦,面對著螢幕保護程式,我的腦子無法浮現任何的圖案,我左手的手指輕輕的抓著我自己的右肩,那感覺,卻像是大新在我身後,替我的肩膀紓壓,緩緩的揉著。

我覺得好舒服。

然而當我的右手碰觸到滑鼠的瞬間,我的電腦桌面所呈現的照片,卻活生生的將我從想像中拉回。

我看到了大新騎著摩托車的燦爛笑容。

連帶也讓我想起了大新出車禍的那天下午,我坐在辦公室裡面,透過窗戶看到的超大雷陣雨。

都已經半年了。

我看向這時的窗外,午後的陽光和煦的灑著,那天午後的雷陣雨,就像是沒發生過似的,而我心裡,更希望那天下午的事情都是假的。

畢竟,這一切都不同了。

大新,自從那天起,睡了半年了。

小新,自從那天起,斷片+累格的生活,也過了半年了。

其實,我知道甜姐剛才在和我說些什麼,但我心裡的OS是:妳還有男人可以埋怨,就請妳不要再埋怨了…

我的愛情,已經沉睡了半年了…





第二話:扭曲的幸福

格林的家位在北投。

那是一整棟的英式古堡型別墅,連帶著一樓將近五十坪大小的花園,這絕對是要價不斐的住宅。

格林的老婆幸兒正從別墅內端出了今天的第八道菜,雖然都是很簡單的菜餚,但是對於這一群將近二十個人的團體,在戶外的花園餐桌上,這種方便拿取的菜色,得到大家很高的評價。

格林五歲的兒子吉米正在一樓花園的草地上跑著,後面追著吉米叫不停的米格魯,是格林養了快十年的狗-畢伯。

格林,是我們出版社的老闆,一個將近五十歲的老好人。

或許是我上班的時間不長,看過的老闆不夠多,但是我真的想講,格林應該是我看過,最好的老闆了。

「小新,今天心情好嗎?」端著紅酒杯走過來的人是本月約了我四次的粽子。

其實粽子長得不差,一百八十公分高,國立大學中文系畢業的他,說是很多女孩子心中的對象我也不覺得奇怪。

「不錯…」我說。

「那晚一點妳有要去哪裡嗎?」

「沒有…」

「一起去吃飯?」第五次邀約。

「我想喝杯可樂…」

「我幫妳拿,妳等等…」粽子轉身就往餐桌方向走,而我也立刻轉身就往粽子反方向的別墅內走去。

我對粽子沒有惡意,但是真的對他興趣不大。

格林家的一樓,除了外面的大花園之外,房子內的擺設也是充滿了古英式風格設計,長長的迴廊,整套的盔甲四處可見。

大新出事前,我曾經和他來過一兩次,我們兩人,對於這樣的生活環境,只覺得是人生中的理想境界。

「我也想養狗…」我說。

「養狗就不好養小孩…」大新回。

「我也想養小孩…」我又說。

「養小孩就不要養狗…」

「不能又養狗又養小孩嗎…」我說。

「我可以養妳又養小姨嗎?」

「我可以打你又扁你嗎?」我笑了。

我們兩人在草地上追逐著,一直到格林走出來,我才尷尬的將要給的檔案交給他。

正確地說起來,我並沒有失戀。

但是這半年來的生活,比失戀還深刻。

平常生活中簡單的一句話,百貨公司裡放送的一首歌,同事不經意的的一個動作,或是以前曾走過的場景,任何一個小小的元素,都是那麼容易提醒我,半年前的我們,曾擁有過的快樂生活。

而今天為了參加我尊敬的老闆的兒子生日會,我又來到這個曾經是我們談論過理想的建築物。

我摸著格林家的大門把手,想起了大新曾經和我討論過的室內裝潢。

我踩著格林家從一樓到二樓的樓梯,想起了大新曾經和我提過的室內採光。

也許他可以睡幾十年,只不過我知道我撐不了那麼長。

「妳可以不用理他呀…」在長廊的那頭,傳來了格林的聲音,打斷了我的回憶。

我循著聲音走去,看見格林和甜姐正在餐廳裡面坐著。

格林一向對我們員工態度都很和氣,因此這時候的他臉上露出了難得的怒氣,讓我有點卻步。

而甜姐坐在對面,眼淚含眶。

我站在餐廳門口,格林注意到了我。

「小新!」

隨著格林的叫聲,甜姐回頭看到了我,帶著點驚訝表情的她,連忙擦乾了自己臉上的眼淚,起身便從我身邊走開。

我來不及叫。

「怎麼了?」我問。

格林露出了苦笑。

「不是什麼嚴重的事情啦…」

「那是…什麼?」我追問。

格林起身走到水槽邊,擰開了水龍頭,自顧自的搓洗著手。

「三好,妳知道吧?」格林說。

「嗯…」我豈止知道,這幾年,三好的文字,已經陪我度過了百種情緒了。

格林洗完手後,拿起旁邊的手巾擦拭著。

「甜姐一直是負責三好的編輯…」這我也早知道。

「不過最近,聽說三好對她不滿意了…」格林這時候才算是面對著我說話。

「怎麼了嗎?」我問。

「我不清楚…不過,三好以男性角度刻畫女性愛情這麼細膩,已經是我們出版社的金字招牌作家,如果他真的對我們不滿,想要和我們停止合約,進而去選擇別的出版社合作的話,我們公司,會受到很大的影響…」

我聽了後,眉頭也自然的皺了起來。

不過我在意的倒不是出版社的收入問題,而是這公司一直都是和三好合作,無形中讓我也覺得和三好有種親近的感覺,如果真的停止合作了,那麼對我而言,似乎就失去了這個和我心目中的名作家,唯一的特殊關聯了。

「所以…甜姐惹惱他了…」我問。

「嗯…詳細情況我也不太清楚,甜姐自己也講得模模糊糊,總之,這事情甜姐必須要負責任,我剛才就是和她在討論這個,希望可以留住三好…」

「嗯…」我無言。

格林看著我,微笑的說著。

「好啦,這不關妳的事情,別想太多,幸兒的甜點應該已經做好了,我們一起下去吃吧…她的甜點,可不是外面的餐廳可以吃得到的…」

我不想回覆這話,因為這話我聽過,就在上一次我和大新來格林家的時候,格林就已經誇獎過他的老婆了。

當然格林不知道,這句話,又把我推向了斷片的記憶中…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