莎麗的丈夫已過世四年,但她仍終日以淚洗面,鬱鬱寡歡。

莎麗的女兒說好說歹,終於讓母親同意和公司裡一位日前喪偶的男同事見面認識。

第一次見面後,鰥夫寡婦果然相憐相惜,愛苗迅速滋長,兩人經常約會碰面。

轉眼六個星期過去,這位男士邀莎麗搭乘遊輪共度週末。

當晚兩人花前月下,羅衫輕解。

莎麗全身衣物脫得只剩一件黑色的底褲,男士則脫得精光。

「為何獨留這件?」他不解地問道。

「我的酥胸任你愛撫,身體讓你恣意摸索,但我下面這裡還在守喪。」

第二天晚上,情況依舊,她還是脫得剩下一件黑色底褲,而他仍是全身赤裸,只不過那裡戴了一個黑色保險套。

「那黑色保險套是怎麼回事?」莎麗問。

「是這樣的!」他解釋道:「我只是想拜訪喪家,慰問致意,穿黑衣比較有禮貌。」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