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為一個路癡,最重要的是不能有方向感。

而我身為一個路癡,佇立在路口驚慌失措,不知該左轉還是右轉當然也是很正常的,曾經有一位強者~我同學這樣跟我說著。

「馬的,你怕什麼,是男人就衝了啊!反正地球是圓的。」

但是後來,我卻因為衝著他這一句話,在陽明山山腳下後悔莫及,有人能體會當我看到路標上寫著「往陽明山」時屁滾尿流的心情嗎。

我明明是要去台北車站啊,這是什麼地方,怎麼還有在賣鐵蛋。

我永遠不知道要往哪個方向才能從建國北路騎到建國南路而不是荒郊野外,永遠不知道在承德路三段的我要怎樣才能到二段,而不是看到四段才傷心的迴轉,台北的街道總是像迷宮一般的眩惑著我,XX東路走九遍還逃不出來的心情我完全明白,問我為什麼不問路,傻孩子,因為我是個硬漢啊,雖然我是路癡但是卻很有骨氣,如果我問了人,那我就只是個普通的路癡了,很遜吶!

不過以上都是官話,事實上我不喜歡問路的理由是因為…

有一次,我跟人約在秀朗國小,而眼看時間就要到了我卻還是找不到,於是我背對秀朗國小去問一個警察:「秀朗國小在哪?」

而他好像以為我在整他,結果不理我,回想起來,如果那個警察性格剛烈又有帶槍。

自此我就決定成為一個有骨氣的硬漢了。

以上是前言。

而一直為不知道路所苦的我昨天卻因為一件事震撼不已,昨天在新生南路與信義路的路口,有一群年輕人。

他們一副就是死大一不知道要去哪玩的死樣子,而我們一同在路口等紅綠燈,其中一個「帶賽臉」的開口說:「喂!怎麼辦,然後往左還往右?」

唔~哇,這句話真是問進我的心坎了,我彷彿在異鄉遇到了知音。

雖然他臉很「賽」,而正當我想要親切的詢問他們要去哪裡的時候,一個黃外套的少年不慌不忙的從口袋裡摸出了一個。

指南針?

我的媽呀,看到我差點摔車,但我隨即冷靜了下來,「嗯,他一定只是想搞笑」我這樣的告訴自己,並且發出會心的一笑「呵~呵,幽默幽默!」

結果,呃啊,我永遠無法忘記他的嘴臉,他竟然低頭看著在手中的指南針,然後滿意的點點頭,帥到不行的說:「Come on~跟我來!」

頓時,我落淚了。

我好想去揪著他的領子跟他說:「你看看,滿天都是飛機,滿街都是電腦啊!」

「幹,幸好有帶指南針」這時候那個賽臉又從旁邊補上這一句話,而我則徹底崩潰了。

在衛星導航盛行,機器貓都快要發明出來的今日,我看到了反璞歸真的證明,這是地磁偏轉的奇蹟,中國傳統文化的勝利啊。

我不屑的看著手中的大哥大。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