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個禪宗的故事這樣說,一位禪師與弟子外出,看到狐狸在追兔子。

「依據古代的傳說,大部分清醒的兔子可以逃掉狐狸,這一只也可以。」師父說。

「不可能!」弟子回答,「狐狸跑得比兔子快!」

「但兔子將可避開狐狸!」師父仍然堅持己見。

「師父,您為什麼如此肯定呢?」

「因為,狐狸是在追它的晚餐,兔子是在逃命!」師父說。

可歎息的是,大部分的人過日子就像狐狸追兔子,以致到了中年筋疲力竭就放棄自己的晚餐,縱使有些人追到了晚餐,也會覺得花那麼大的代價才追到一只兔子而感到懊喪。

修行者的態度應該不是狐狸追兔子,而是兔子逃命,只有投人全副身心,向前奔躍,否則一個不留神,就會喪命狐口了。

在生命的「點」和「點」間,快如迅雷,沒有一點空隙,甚至容不下思考,就有如兔於奔越逃命一樣,我每想起這個禪的故事,就想到:兔子假如能逃過狐口,在喘息的時候,一定能見及生命的真意吧!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