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記得研一的時候,因為剛考上了駕照,爸媽就幫我弄了一台中古車代步。

那時候剛考上駕照之後就很無腦的到處說考照好、考照簡單之類的話。

( ̄﹀ ̄)>其實主要只是炫燿自己有駕照而已…

(當時真幼稚,不過現在也是一樣幼稚…ㄟ( ̄▽ ̄ㄟ))

於是故事就開始了。

研一的時候喜歡上網聊天又愛吹噓自我膨脹。

每天就在實驗室裡面看著使用者列表跟同學打賭。

來約網友出來吃飯這樣…

再某一次的意外中不小心認識了學妹。

先大概介紹一下學妹的個性外向、開朗、活潑,很有想法…

文靜的時候像是個古典洋娃娃,笑起來卻像是一個傻大姊一般。

但是開車的時候卻完全變了一個人。

台九線上大概都以80~100的速度在暴走,她開車強悍的性格完全沒法和她文弱的外表聯想在一起。

而且開車的凶狠程度應該不下於那些砂石車司機。

所以我相信在潛在的人格特質中她身上一定流有狂暴的血液!

還記得研一我剛考上駕照之後,就一直灌輸她駕照很好考,開車方便的觀念。

於是,剛考上駕照的我,就成為了她的教練。

除了偶爾帶她去駕訓班上課有一堂沒一堂的上以外。

假日還會一起練車,就這樣…

學妹很順利的考到了駕照,身為教練的我也十分得意…( ̄﹀ ̄)>

不過大家都知道吧剛剛考到駕照的人通常都不太敢開車上路。

然而,對於學妹而言,完全沒這回事!

當天晚上就興沖沖的被我拉出去道路駕駛。

當初規劃的路線是從台九線往下衝到瑞穗然後切過海岸山脈。

最後從東海岸繞回學校,( ̄﹀ ̄)>真是完美的計畫,口桀口桀!

然後一人開一段路這樣,從學校出發到鳳林,她開鳳林到東海岸起點,我開到東海岸再換她開…

還記得那時候,事發的時候是晚上9點左右。

剛考上駕照的學妹,完全是初生之犢不畏虎,平平穩穩的從學校開到鳳林!

到了鳳林之後,就換我表現了。

要是一切都按照計畫的話,我想我們應該11點就可以回到學校了。

可是,因為迷路,我就糊罹糊塗的一路從瑞穗迷路到富里。

然後又從富里切到東海岸去,半夜11點開山路的心情真的是…

一邊開一邊想叫救命,就看路燈越來越少,房子越來越少路越來越小…

而在連續的彎路下我終於喊出了一句讓學妹大笑的話。

「救命啊!我們迷路了。〒△〒」

學妹反而很鎮定的跟我說沒關係,再繼續開下去,就會到海邊了。

(○| ̄|_我完全遜掉,本來現在應該在宿舍舒服的上網。)

現在卻迷路在這個荒郊野嶺,一方面山路難開,一方面也害怕車子拋錨。

(〒△〒當時好想哭。)

就這樣繞阿繞彎阿彎,好不容易開到了海邊,看到路邊的路標。

「台東縣」( ̄▽ ̄")這下大獲了,看一下錶時間是晚上1點。

100公里的路程硬是給我開了兩百多公里。

_| ̄|○!本來想轉頭跟學妹說,我看那麼晚了我們就先睡車上吧!(羞)

但是…

我轉頭的一煞那在漆黑的車中看到了兩團火球。

還有聖鬥士燃燒的小宇宙。

ㄟ( ̄▽ ̄ㄟ),(ㄏ ̄▽ ̄)ㄏ

學妹用一種異常堅定的眼神看著我說。(燃燒中)

「學長,換我開了!」(-﹏-")

看來是剛剛那一段山路太悶了,所以學妹現在已經躍躍欲試。

我:<( ̄口 ̄!)>你沒問題嗎?想睡的話要說喔!

學妹:嗯!這邊都是直線,很好開,沒問題!

(實際上開完剛剛那一段山路之後,腳換擋已經換到麻痺了…/( ̄△ ̄")

出山谷下車休息的時候差點腿軟跌倒…XD,好吧都已經到這邊了,那就豁出去了!

我:學妹,那就交給你了,我在旁邊講冷笑話防止你睡著,真的累的話,就先停路邊休息一下再出發就好。

學妹:嗯,交給我吧!學長你安心的睡覺沒關係。

我:/( ̄△ ̄")好吧!晚上看不清楚,別開太快喔!

就這樣一路往北開準備開回學校。

而我則是一隻手抓著車窗上的安全把手,另外兩眼一直盯著時速表看。

心跳速度就和時速表上的速度一樣開越快,心跳越快…

就這樣60、70、80、90、80、90、70…的速度,差點讓我心臟衰竭死在車上。

眼睛也不敢閉上,因為那時候腦袋想的全都是…

「萬一閉上眼睛的話,是不是就沒機會再看清楚這個世界了!」

就這樣看學妹開車,一邊開還一邊說要是能在快一點就好了。OTL

我在旁邊拼命喊,〒△〒慢點,學妹慢點,不要,慢點啊啊啊!

沿路鬼吼鬼叫的我已經陷入了半瘋狂的狀態了。(形象破產…)

海岸線的路,其實也不見得都是直直的路,在彎路上也有可以比美。

秋名下坡彎道連續S形彎道,180度髮夾彎,連續髮夾彎。

想想自己need for speed也是跑的下下叫。

沒想到實戰的時候,只能坐在駕駛座旁邊鬼吼鬼叫。

就這樣在副駕駛座一邊看學妹精湛的過彎還有高超的超車技巧。

在半夜兩點多的道路上如入無人之境。

終於…在一個彎道上碰到了對手了!

分勝負時刻終於到來!

天生駕駛好手的學妹這時候使出了讓我下巴脫臼的大絕招!

拓海的「水溝蓋跑法!」

/( ̄△ ̄")我敗了,徹底的敗了。

為什麼呢?

因為,台17線的山路水溝沒有蓋。_| ̄|○

一陣搖晃之後,車子停了。

我以仰角45度往駕駛座看。

慢慢的說出:輸了。

學妹以俯角45度低頭往副駕駛座看。

慢慢的說出:差一點就過去了。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