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樣是墮落,我們就要墮落得高貴。

可恥的墮落,那便是身體的墮落:濫交、自殘、自殺。說起濫交,我就感覺很可笑。

難道你們的墮落就建立在滿足性欲麼?

只要是能滿足你們的性欲,你們就與其做愛?

還是說你們只有這樣才能感覺到自己的墮落?

你們想過沒有,你們這樣玷汙的不止是自己的身體。

更是玷汙了你們母親的那十月懷胎。

自殘?

這我更想嘲笑你們了。你們感覺這樣才算是墮落?

或是是你們感覺這樣自己墮落得很時尚?

很嗨?

在自己的身體上,用煙或是某些東西燙出一個個傷疤。

用這種方式來感受痛苦的墮落?

讓別人覺得你們很有勇氣面對痛苦?

如果你真這樣想的話,那麼你站在你們父母前面,你不覺得他們心裏在滴血麼?

你要用享受痛苦來墮落,你就不配為人子女,你不曾想到你們的父母會比你們更痛苦。

自殺?

你或許比自殘更可貴,也更可笑,你們也有同樣的一點。

你可貴在他們面對的是那一點點的痛,而你面對的是死亡。

你比他們更有勇氣。

但你遠遠比他們更可笑。

當你們站在烈士墓前,你會聽到他們的嘲笑聲。

他們的死,是壯烈的,是偉大的。

他們的父母可以很自豪的說:「我的兒子(女兒),他是英雄。他的死值得我驕傲。」

你們呢?

在地域裏,你有臉面去面對你們的父母嗎?

你還有臉去叫聲爸媽麼?

你們同樣的一點在於:你們一樣不配為人子女。

「身體發膚受之父母,不敢毀傷,孝之始也」如果不知道這句話,那麼你去讀一讀孝經。

也想想,你連父母都不孝順,那麼你算什麼?

人?

禽獸?

懦弱的墮落,那便是心裏的墮落:吸毒者、整日極度憂鬱消極者。

毒品?

大家都很熟悉的東西。

有的人,玩墮落就吸毒。

他們說那是真的墮落,那是神仙的日子。

我說你們醒醒吧,你們吸的不是毒,玩的不是墮落,那都是一疊一疊的錢。

你們為了這懦弱的墮落,花的那些錢,可以救活多少人?

你們不知道要給自己洗刷點罪孽嗎?

為了墮落,為了毒癮。

沒錢的,能做什麼,給父母拿?

你們父母的錢是大街上撿來的?

撿那些錢也要流汗啊,撿多了腰也會酸的。

父母沒錢了,你們能幹嘛,吸毒久了你們還能幹嘛?

去偷去搶去犯罪?

至於麼,墮落得這麼狼狽,那就不叫墮落了。

你說這些錢,是你自己賺來的,你想怎麼花就怎麼花。

可以啊,我沒意見。

但是你不知道墮落是不需要金錢去給予的嗎?

那些整日極度憂鬱消極的人,我想問下,是這個世界對你們不公平嗎?

是世界欠了你們的嗎?

沒有吧。

這個世界都是平等的。

那麼你們憂鬱什麼,你們消極什麼,你們不滿什麼。

為了什麼?

因為愛情嗎?

愛情不會欠你們什麼。

女人跟人跑了?

男人愛上了別人?

女人跟人跑了,那只能怪你自己沒本事留住心愛的女人。

男人愛上了別人,那只能怪你沒那魅力抓住自己的男人。

那你更應該想想,自己要怎麼找到本身的魅力,成為愛情的佼佼者。

而不是一味的埋怨。

因為出生在個比別人差的家庭?

那你能怪什麼,那是隨機的,每個人的機會都是平等的。

你總不能怪你的父母吧,他們把你帶來了這個世界了,你本來就應該感謝他們,償還他們。

既然你出生的時候家裏的情況不能讓你滿足,那你就更應該努力賺錢,讓自己的子女一出生就能有個比別人好很多環境。

而不是整天訴說老天不公平,為什麼這樣對你。

真正的墮落。

便是靈魂的墮落。

與身體無關,與心靈無關。

這是從骨子自然流露出來的。

帶著一絲哀傷,帶著一絲堅強,帶著一絲寂寞,帶著一絲執著。

那是看不見,摸不著,只能用心靈去感應的。

我只是在漆黑的夜晚,抽著煙。

享受夜晚帶來的安靜。

我在這只屬於我一個人的安靜裏,找到了安全感。

在這一刻,我內心的靈魂漸漸的釋放,然而形成一個個充滿哀傷的音符,一段段惆悵的旋律,在我內心深處遊蕩著。

靈魂的墮落散發出那一絲哀傷時,讓你感覺得我是那麼的傷感。

可當你想要安撫時,你卻感覺到了哀傷中帶著那一絲堅強。

這時的你,不再會想要安撫,你只會靜靜的沉淪在我的哀傷中。

靈魂的墮落散發出那一絲寂寞時,讓你感覺得我是那麼的無助。

你想要試著對我溫柔時,你卻發現了我那與眾不同的執著。

或許你不知道我在執著什麼,可你已經失去了對我溫柔的想法。

你只會遠遠的欣賞著我那獨有的寂寞。

靈魂的墮落只是存在於人的靈魂深處。

甚至那是我生活中的另一座城堡。

然而在現實生活中受了委屈,能在那裏得到安慰。

在現實生活中遇到了困難,能在那裏得到堅強的信念。

我想這才是正在的墮落。

在我的墮落裏沒有可恥,沒有懦弱。

同樣是墮落,為什麼就要那麼的讓人嘲笑。

我們要墮落得擁有讓人沉淪的堅強,擁有讓人欣賞的執著。

既然要墮落,我們就墮落得高貴。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