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種樸素而又異常強烈的感情一直統治著我的一生:渴望愛,追求知識和對人類苦難無法容忍的憐憫。

這三種感情像颶風一樣,把我在痛苦的海洋中吹得忽東忽西,難以捉摸,直把我吹到絕望的邊緣。

我尋求愛,首先是因為愛給我帶來如此之大的欣喜,使我心醉神迷,以致我常常願意犧牲我的餘生換取幾個小時的欣喜之情。

我尋求愛,其次是因為愛可以解脫孤獨——那可怕的孤獨就好像一個毛骨悚然的人從世界的邊緣探望令人膽戰心寒的毫無生氣的深淵。

我尋求愛,最後是因為在愛的結合中我看到了聖徒們和詩人們所幻想的天堂的神秘雛型。

這就是我所尋求的,雖然這可能似乎是人生難以得到的美好事物,可這就是「終於」我所找到的。

我以同樣的感情探索知識。我想理解人們的心。

我想知道為什麼星星會發光。

我盡力領悟畢達哥拉斯使數字支配變化著的事物的才能。

在探索知識方面,我只取得了一點兒成績,但還很不多。

愛和知識,盡其可能把人引向天堂。

可是不斷的憐憫把我帶回到人間。

痛苦的呼號聲在我心中激盪。

飢餓的兒童,在壓迫者折磨下的受難者,孤獨無助已成為子女們厭惡的負擔的老人們,整個孤獨、貧窮與痛苦的世界都在嘲弄人生的本來面目。

我渴望減輕邪惡,但我力所不及,我也在受苦難。

這就是我的一生。

我一直覺得我的一生過得很有價值。

如果可能,我願意再過這樣的一生。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