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會偶爾抱怨,呻吟,發洩,尋找,生命的意義,仿佛毫無意義。

只是,我們的身體,我們的感官,卻如此的眷戀著這個世界,如此耽罪於這卑微的塵世,吸取著這塵世的幸福。

一直以為,人的嗅覺,是記憶最強的器官。

多年前的一盤菜,散發的香味,驀然重現,依然可以清晰記得,認識這熟悉的氣味。

即使當時的場景早已忘卻。

清蒸鯉魚的腥甜,油炸饅頭的膩香,老火靚湯的濃鬱,烘烤面包的奶香,熱巧克力的澀甜,新鮮草莓的清香。

我們的鼻子,對食物如此的依戀,癡迷。

還有,初生嬰兒的奶香,陽光男生的沐浴露清香,嬌媚女生的洗發香波的氣味,小學女老師若隱若現的清淡香水味。

他們或快,或慢,從身邊經過,那氣味,隨著空氣,迅速闖進我們的鼻子神經,不容拒絕,也讓我們如此迷戀,喜歡。

或許,不僅僅因為這氣味的誘人,還因為,它們攜帶的熟悉的訊息,與我們大腦神經細胞裏儲存的過往的回憶信號,磁力共振,作用於我們的神經末梢,讓我們更加努力地吸取這塵世間美好,溫暖的氣息。

還有我們的味蕾。

那細軟舌尖上布滿的味蕾細胞,宛如貪婪任性的小孩,希翼著美好的味道,挑剔著熟悉的味道。

譬如,肥豬肉的膩,即使勉強進入喉嚨,也是會難以自禁地嘔吐。

我們的味蕾,如此精確地辨別,眷戀著喜歡的味道,熟悉的味道。

以至於可以準確地,分辨出母親的湯與奶奶的湯的區別。

忌廉蛋糕的清甜,香草雪糕的涼意,涼瓜的微辛又甜,水煮牛肉的辛辣,糖醋草魚的酸酸甜甜。

這塵世的一切,一切,都讓我們的味蕾身心舒展,如此渴求。

還有我們的視網膜。

女生精致的妝容,男生帥氣的輪廓,小孩笨拙的步伐,老人慈祥的面頰,我們對身邊那些美好的人,總是難以阻擋地尋找,偷窺。

我們都是好色之人。

喜歡暖旭的朝陽,晴朗的圓月,喜歡花草樹木,魚蟲鳥獸,喜歡紅橙黃綠青藍紫。

喜歡濃烈的畫彩,歡喜金碧輝煌的建築。

對色彩的追求,對光明的希冀,讓人如此歡喜,甚至手足無措。

我們的雙眸,無時無刻不在探尋這塵世的美麗,和諧。

還有我們的耳膜。

嬰兒叫著「爸爸媽媽」的嬌嫩嗓音,女孩哼唱的柔和曲調,男孩低沉而有磁性的嗓音,老者飽經滄桑的話音;啜泣的隱忍痛楚,嚎啕的撕心裂肺,大笑的猖狂傲世:各人的走路聲,講話聲;竹笛的悠揚,二胡的悲涼,鋼琴的典雅,鼓點的強悍;流行曲,古典樂,交響樂,爵士,搖滾;還有冬夜的寒風肆虐嘶啞,秋風掃黃葉的寂寞冷清,夏夜的蛙鳴,春日細雨的柔潤;清晨的鳥鳴,雞啼,狗吠,馬路的汽車啟動轟鳴,市場的叫囂。

這塵世的聲音,震蕩著我們的耳膜,也震蕩著我們的中樞神經,讓我們如此溫煦美好。

還有我們的皮膚。

朋友握手的力度,父親掌心沉厚的溫暖,母親發絲的柔順,戀人唇齒的水潤,嬰孩皮膚的嫩滑,老人臉頰的粗糙,都讓我們的皮膚感覺神經末梢興奮,雀躍。

父母溫暖的輕撫,朋友戲謔的拍打,戀人慰藉的愛撫,絲絲入扣。

這塵世的撫摸,碰觸,一點,一滴,都讓我們的觸覺如此溫暖,希求。

佛曰:「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只是,我們都是凡夫俗子。

我們的五官,難以抑制地仰賴這塵世的七情六欲,索圖這塵世的聲色。

所以,抱怨過後,我們還是毫無怨言地,在這卑微的塵世之中。

作繭自縛。

卻怡然自得。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