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為水,是愛太深,而不能;曾為水,是愛太苦,而不甘。

常常在一個人的夜,心甘情願而寂靜地浸漬在記憶裡,任憑無聲的過往將自己淹沒。

我那青春的輝暈是否還能映照你鬱鬱難解的容顏,你我是否還能一起翻撿那些精心收藏的日日夜夜?

生命的本身總是這樣有序而平緩地延伸,除了漸退的記憶裡偶能撿起某些片段,大部分我都已不能清晰地羅列。

更多時我是需要夢的,需要夢去重新組合,總想在某個清明的日子裡,將記憶重新編輯再作永久地保存。

人生的構築必須抵以繁複的層次與悠深的密度,才能完整,而愛情也恰恰如此!

曾為水,已難為水,何況我再也不是你明眸裡那片輕靈飄逸的雲影了。

習慣藉以你的語言作紛繁的想像:那片清新寧靜的曠野,你一定是那樣一種倔強的姿勢站立固守,彷彿一棵蔥鬱茂盛的綠樹舒展著蒼翠的枝幹,安謐恬然接受瑞日流嵐的濯洗。

這樣的心情,與之相謀的一定是和風曉暢,萬裏睛空。

炎櫻的那枚蛺蝶在無垠坦蕩的原野翩躚,塵封已久蒼涼的歲月漸次拉開,還是那樣的溫馨依舊,相愛的目光還可無數次重疊相融交匯。

春暖花開,暗香浮動。佇立於明媚和煦的四月,思戀與渴望遠走他鄉,我的溫存是否還可以明朗你的期許與堅持?

置身曠野,高天地遠,任思緒在恣肆瘋長。

緊握空拳,我的溫情是否可以喚醒你的溫軟與指柔?

快樂與憂傷,牽懷與幽怨,永遠是我今生不可也不願去求證的方程式。

或許是我不想去得到一個終結式的解答,生命的本身內涵是無可求證。

你我不是那道演示的行列式,永遠在等號的兩邊。

而我想,若能在等號的同一邊,為了那個唯一的解,我願與你相互依存相互關聯。

生命與愛情的內核,本是相牽相攜,窮極一生呵。

景由心生,愛意如錦,固守著遙遠而切近的你,執意讓靈魂沐浴在著流利婉轉的鳥鳴與沁人心脾的芬芳。

流暢與芳華,是我千絲萬縷的想念作密密麻麻的詮釋與呵愛!

蕭蕭雨落的日子,滿眼觸目的是陰霾的單調與寂寞。

無須色彩的點綴,也無須濡染塵寰的喧囂,心在季節的輪迴裡枯瘦,在寥落的淫靡裡墜沈。

我常常試圖讓魂魄鑽出心繭,去瑞日和風與繁花綠野的江南,做一晌煙雨迷濛、甘之若飴、醇美如初的酣夢,或許有你款款的微笑吶。

低眉俯首的剎那,消沈逃遁的心倏然地安寧。

一直渴盼自己能是一蝶羽,在廣漠的天宇裡,那優美的弧痕,是不是你嘴角那抹溫雅的淺笑?

安祥與孤寂,取次花叢懶回顧,只緣君。

我時常不能確定你堅強的姿勢能否持久?

仰視的殿堂是否還盛滿果敢與勇毅?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