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的年輕人是天然形成,美麗的老年人才是藝術作品舌頭的重量微不足道,但少有人可控制它!

許多朋友進出你的生命,但是只有真正的朋友會在你的心裏留下腳印。

要操控自己,用你的頭;要指揮別人,用你的心。

生氣(anger)和危險(danger)只有一字之隔。

如果別人背叛你一次,那是他的錯;如果他背叛你二次,那是你的錯。

心胸遠大的人談理想;一般的人批評事情;胸狹小的人道人長短。

上帝給每隻小鳥她的食物,但是他不會把食物丟到她的巢裏。

失去金錢的人,失去很多﹔失去朋友的人,失去更多﹔失去信心的人,失去所有。

你和我是朋友;你帶來另一位朋友。

我們就有三個朋友,我們開始成為一個小組。

就像一個圈圈,沒有開始也沒有結束。





坦白的友情

當我們對一個朋友付出很多感情,最後,大家的關係卻決裂的時候,我們會傷心地告訴自己,以後再也不要對朋友投入那麼多的感情。

你愈把他當作知己,你對他的期待也愈高。

你愈付出感情,愈覺得有些事情是理所當然的為了利益而反目,那不值得可惜,經不起利益考驗,證明你沒有付出最真摯的感情。

為了一些原則和誤會而反目,那才是叫人難過的。

那麼,不如不要再對新相識的朋友付出感情。

然而,不付出感情,又怎可能交到朋友呢?

原來,問題不是我們付出太多感情,而是我們不願意坦白。

你以為不用說得那麼清楚,其實,是有必要的。

你以為不能那麼坦白,其實,有些事情無法解決時,坦白是最好的方法。

我以前不會這樣做,然而,為了不再失去我摯愛的朋友,我以後會坦白。

你不知道怎樣拒絕他的提議,不如坦白告訴他,而不是另外找藉口拒絕他。

你不喜歡他對你做的一些事情,不如坦白告訴他。你不同意他的觀點,大可坦白說出你的看法。

坦白一點,你可能會交少一些朋友,但你會交多一些真正的朋友遺憾。





曾有人做過實驗,將一隻最兇猛的鯊魚和一群熱帶魚放在同一個池子,然後用強化玻璃隔開,最初,鯊魚每天不斷衝撞那塊看不到的玻璃,耐何這只是徒勞,它始終不能過到對面去,而實驗人員每天都有放一些鯽魚在池子裡,所以鯊魚也沒缺少獵物,只是它仍想到對面去,想嘗試那美麗的滋味,每天仍是不斷的衝撞那塊玻璃,它試了每個角落,每次都是用盡全力,但每次也總是弄的傷痕累累,有好幾次都渾身破裂出血,持續了好一些日子,每當玻璃一出現裂痕,實驗人員馬上加上一塊更厚的玻璃,後來,鯊魚不再衝撞那塊玻璃了,對那些斑斕的熱帶魚也不再意,好像他們只是牆上會動的壁畫,它開始等著每天固定會出現的鯽魚,然後用他敏捷的本能進行狩獵,好像回到海中不可一世的兇狠霸氣,但這一切只不過是假像罷了,實驗到了最後的階段,實驗人員將玻璃取走,但鯊魚卻沒有反應,每天仍是在固定的區域游著,它不但對那些熱帶魚視若無睹,甚至於當那些鯽魚逃到那邊去,他就立刻放棄追逐,說什麼也不願再過去,實驗結束了,實驗人員譏笑它是海裡最懦弱的魚,可是失戀過的人都知道為什麼,它也怕痛。





你曾經買了一件很喜歡的衣服卻捨不得穿,鄭重的供奉在衣櫃裡;許久之後,當你再看見它的時候,卻發現它已經過時了。

所以,你就這樣跟它錯過了。

你也曾經買了一塊漂亮的蛋糕卻捨不得吃,鄭重的把它供奉在冰箱裡。

許久之後,當你再看見它的時候,卻發現它已經過期了。

所以,你也這樣與它錯過了。

沒有在最喜歡的時候上身的衣服,沒有在最可口的時候品嚐的蛋糕,就像沒有在最想做的時候去做的事情,都是遺憾。

生命也有保存期限,想做的事該趁早去做。

如果你只是把你的心願鄭重的供奉在心裡,卻未曾去實行,那麼唯一的結果就是與它錯過,一如那件過時的衣服,一如那塊過期的蛋糕。





起初,我想進大學,想的要死。

隨後,我巴不得大學趕快畢業。

接著,我想結婚,想有小孩,想的要死。

再來,我又巴望小孩快點長大,好讓我回去上班。

之後,我每天想著退休,想的要死。

現在,我真的快死了。

忽然間,我突然明白了。

我忘了真正去活。

怒氣積壓的解藥良方是饒恕;而寬恕別人的過失,就是自己的榮耀。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