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志摩那個年代,每個人出來講話都文謅謅的,手上則以帶一本書為最佳代表,說起話來好像在吟詩作對一般。

有一次,三個人走出來,第一個就對著天空說:「來了,有一股清風,從山的那一頭輕輕地飄下來了。」

第二個不甘示弱:「來了,蜿蜒的小河將青青的綠水帶來了。」 

第三個…比較台灣一點:「來了,土窯雞~好呷的土窯鴨來囉~」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