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立於一九三○年的新莊樂生療養院,長年來安頓了台灣痳瘋病患的生活,其中帶領院友精進佛學的「棲蓮精舍」更被證嚴法師譽為「超越天堂的地方」。但在都市擴張建設的巨鏟下,樂生現址即將面臨被夷為平地的命運?

行過新莊過密的建築、市招和車流,置身與桃園縣接壤的「樂生療養院」,六十一棟閩式、日式和歐式建築錯落有致地配置在丹鳳山三十公頃的山腹間,以遺世孤立之姿自成小型社會。

依照不同建築樣式,賦予饒富地方色彩的名稱,比如高雄舍、台南舍、玉山舍,小小巧思,以慰藉痳瘋病患的思鄉愁緒。屋前屋後植栽老樹、蒔花、種菜或養雞,外在環境清幽,陪伴痳瘋遺老度過漫漫歲月。

樂生療養院設立於一九三○年,進入五○年代,院友多達一千三百人,一旦成為樂生人,多數在這裡終老一生,骨灰安厝院區山腰上的靈塔。許多四肢殘缺、五官變形的院友,只因為五○年代以前未引進新藥「滴滴實」就感染發病之故,目前仍住有四百多位平均年齡七十三歲的院友,他們遠離故鄉五、六十年,親情凋零,歸鄉夢斷,在療養院與患難之交遇合,相互扶持。

宗教是撫慰身心靈的良方,讓生命重獲新生。唸佛會址「棲蓮精舍」是由院友募款、出力建造,完成於一九五四年,從此,日治時代「宗教集會所」佛教、基督教共用的格局形制才一分為三,各自擁有信仰中心。

早先由幾位佛教信徒發起成立以照護重病患者為主的「慈惠會」,一到黃昏,會友在玉山舍和次高舍門前榕樹下聚集,一起背頌吟唱《大悲咒》、《阿彌陀經》,逐漸地形成建造佛堂誦經共修的共識。

佛堂建地位居院所中心,便於散居各方院友集會,不過這塊坡地必須填土才能興工建築。於是一、二百位院友發願挑土回填地基,雖然行動不靈活,但一個多月就挑來近三萬擔土石。而佛堂建築只請來水泥匠和木匠共三人,在院友戮力合作下,不出一年就告竣工。

官拜少校的金義楨染患痲瘋病,不得不結束意氣風發的軍人生活。剛到療養院那幾個月,金義楨不吃不睡,蓄意自我放棄,夜裡全身神經痛,痛到徹夜在地上打滾,有一回,他竟然吞服上百顆止痛劑。

親近佛學,金義楨絕處逢生,從心中升起自我超越的力量,他思考縝密,被佛堂「蓮友」推舉為會長,至今將屆滿四十年,不斷為院友福祉付出心力,乃至引領蓮友投身社會公益,回饋眾生。

證嚴法師一九七八年初訪「棲蓮精舍」,盛讚院友建構了這個「超越天堂的地方」。證嚴法師撥款翻修癱瘓病舍,並為老院友提供加菜金。五年後,院友獲悉法師籌建慈濟醫院,主動要求停止補助,並開始響應捐款建醫院,三百多位院友從每月捐出一百元做起,經年累月,涓滴可成河。

院友按月可領取省衛生處﹝精省後,隸屬衛生署﹞給付零用金和副食費,從光復初期每月可支領十九塊五,逐漸調至目前的七千八百元,平日省吃儉用,以備不時之需,像是到院外開刀或留作身後事之用。然而大家知福惜福,捐款行善不落人後。

捐作慈濟醫院的建院基金,經由募款運動,很快累積到一百多萬元,另有一筆二百萬元善款,是﹁蓮友﹂宋金緣把分得高雄老家的祖產悉數捐出。而聖嚴法師發起籌建中華佛教研究所,六十多位﹁蓮友﹂又發心連續九年按月捐二百至五百元護持校地工程。

台灣發生百年大震以來,金義楨登高一呼,首次捐款在第三天就送到慈濟功德會。三百多位院友為九二一捐款逾百萬元,大家為災區重建發動了五次募捐,投注的熱情未曾降溫。

回溯四○年代晚期,院友仍不能、也不敢輕易踏出樂生的大門一步,想要買塊豬肉補給營養,務必託指導員外出採買。指導員把收到的錢投進消毒水再行使用,而院外店家也備有消毒水供樂生人投幣。民眾因曲解導致無謂的畏懼,加上院友自身的自卑感,療養院雖沒設置圍牆,卻被無形的障蔽隔絕了。

一九七三年起,輔仁大學醒新社﹁樂生隊﹂同學赤忱投入療養院,每逢周日午后分組深入各病舍與院友開講、唱遊,真情相待;谷寒松神父每年定期舉辦兩次「愛之旅」,參加人數最多一次多達七、八部遊覽車,不少阿公、阿婆第一次踏出樂生大門,行動不便的,醒新社同學毫無隔閡地揹起他們四處瀏覽。了解與愛卸除了院友的心牆。

因不了解而被外界視為禁地,意外的保留了樂生院這塊北台灣最後的都會綠洲,終因捷運局相中該區段作為新莊線終點站十五公頃的機廠用地,預定明年九月動工,屆時包括﹁棲蓮精舍﹂和許多超過七十年的古宅老樹都將被夷平。

在此緊急籲請文建會及時出面,會同衛生署、新莊市公所、台北市捷運局重新研議施工藍圖,局部保住古宅老樹,這裡何嘗不是建構﹁台北縣文物館﹂的好所在!刻記痲瘋遺老和輔大醒新社的人性光輝,典藏台灣醫療發展史上不可欠缺的篇章!

院民住在省政府土地超過一甲子的為數不少,被告知已然變更為捷運用地,才猛然感受到一夕之間淪落成喪家之犬。為了拆遷院址及其衍生佛堂、教會補償金問題,五年來,院方和院民代表開了十多次會,但院民的不確定感依然如故。院民代表說,整個決策過程不夠透明化,執行拆除的人奉命行事,萬一哪一天重機械開進來,不是病人可以抵擋的。

反觀今年五月二十三日對日本痲瘋病友而言,是終生難忘的日子。熊本地方法院判決﹁痲瘋病友控告政府持續實施隔離政策違憲,請求國家賠償﹂的訴訟案勝訴,並理賠十八億二千三百多萬日圓,審理速度比通常快了三倍。而首相小泉純一郎基於人道考量放棄上訴,以表達因行政疏失帶給病友痛苦的謝罪之意,第二天讀賣新聞社論指出:關照痲瘋病友不斷老化的現況,重視原告期望早期獲致解決的立場,作出明快的政治判斷,這回的全面勝訴,不啻是劃時代的判決!

樂生療養院拆遷的前置作業,談了五年,仍停留在混沌不明的紙上作業階段,兩相對照,雖不宜放在同一個天平評比,但人性化、有擔當、重效率的行政風格,卻是放諸四海皆準的指標。捷運建設勢必壓縮院民生活空間、折損歷史記憶,但是,端看政府能否及時用智慧彌縫人道與文化缺口,逆轉形勢,創造三贏局面。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