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3 年10 月的一個清晨,玲看到四歲的女兒小思,懷中放著九個月前去世的父親的照片。

「爸爸」她輕聲說道:「你為什麼還不回來呀?」

丈夫肯的去世已經讓她痛不欲生,但女兒的極度悲傷更是令她難以忍受,玲想:「要是我能讓她快樂起來就好了。」

小思不僅沒有漸漸地適應父親的去世,反而拒絕接受事實。

「爸爸馬上就會回家。」她經常對媽媽說:「他現在正上班呢!」

她會拿起自己的玩具電話,假裝與父親聊天:「我想你!爸爸!」

她說:「你什麼時候回來呀?」

肯死後,玲就從舊家搬到了母親家。

葬禮過去近兩個月了,小思仍很傷心,最後外祖母帶小思去了肯的墓地,希望能使她接受父親的死亡,但孩子卻將頭靠在墓碑上說:「也許我使勁聽,就能聽到爸爸對我說話。」

後來有一天晚上,玲哄小思睡覺時,小思說:「我想死!媽媽,那樣我就能和爸爸在一起了。」

「上帝呀!幫幫我吧!」玲祈禱著:「告訴我該怎麼辦?」

1993 年11 月8 日本該是肯的二十九歲生日。

「我們怎麼給我爸爸寄賀卡呀?」小思問。

「我們把信捆在汽球上,寄到天堂去好不好?」外祖母說。

小思的眼睛立刻亮了起來。

她選了一個畫著美人魚的汽球,圖案的上方寫著「生日快樂」。

以前小思經常和爸爸一起看美人魚的錄影帶。

在墓前擺放鮮花時,小思口述了一封給爸爸的信。

「生日快樂!我愛你、想念你!」她說著。

「但願你在天堂能收到這個汽球,在我一月份過生日時給我寫回信,好嗎?」

外祖母將那段話和她們的地址,記在了一張小紙片上,裹上一層塑膠袋,最後由小思放飛了那只汽球。

將近一個小時,她們就看著那個閃亮的光點慢慢地越飄越遠,越變越小,小思興奮地喊道:「看啊,爸爸收到我的汽球了!」

才不過幾分鐘,那汽球就不見了。

「現在爸爸要給我寫回信了。」小思說著向汽車走去。

在一個寒冷,微雨的十一月的早晨,在加拿大東面的美人魚湖畔,伍德準備出去打獵。

他是一位森林管理員,與妻子和三個孩子住在附近的鎮上。

但那一天他沒有去經常打獵的地方,而突然決定去兩英哩外的美人魚湖。

在岸邊的灌木叢中,他發現楊梅樹叢的枝條鉤住了一只銀色的汽球,上面印著美人魚圖案,線的頂端繫著一張包著塑膠袋的小紙,已經被雨浸濕了。

回到家,伍德小心地將潮濕的紙條攤開晾乾。

妻子回來時,伍德給她看了汽球和紙條,上面寫著:「1993 年11 月8 日,生日快樂!爸爸…」通信地址是美國加州。

「現在才11 月12 號,」伍德說:「僅僅四天這汽球就飛越了三千英哩!」

「而且你看」妻子說著將汽球翻了過來:「汽球上印著美人魚的圖案,又正好落在了美人魚湖邊。」

「我們應該給小思寫封信」伍德說:「也許我們命中注定要幫助這個小姑娘。」

在書店裏,伍德妻子買了一本改編的「小美人魚」。

聖誕節過後幾天,伍德又買回了一張生日卡,上面寫著:「給我親愛的女兒,溫馨的生日祝福。」

1994 年1 月3 日,伍德妻子坐下來給小思寫了封信,然後將信夾在賀卡中,與書裝在一起寄了出去。

幾天後的傍晚,伍德夫婦的包裹到了,那時玲和女兒小思已經搬回舊家了,外祖母決定第二天再送過去。

那天晚上外祖母看電視時,懷著好奇心,她打開了包裹,先是看到一張賀卡,上面寫著:「給我親愛的女兒…」

第二天清晨,哭紅了眼睛的外祖母將汽車停在玲門前。

將包裹放在小思手裏:「是你爸爸寄來的。」

「代你爸爸祝你生日快樂!」外祖母唸道:「我想你一定會奇怪我是誰。其實一切都是從我丈夫伍德在十一月去打野鴨的那一天開始的。你猜他發現了什麼?是你寄給爸爸的美人魚汽球…」

外祖母停了一下發現小思的臉頰上閃爍一顆淚珠。

「天堂裏沒有商店,但你爸爸希望有人能幫他給你買一份禮物,所以他就選中了我們,因為我們就住在一個叫做美人魚的鎮上。」

外祖母繼續讀著:「我知道你爸爸一定希望你能快樂,而不要為他傷心;我知道他非常愛你,並會一直注視著你的成長。愛你的:伍德夫婦。」

外祖母讀完看著小思。

「我知道爸爸不會忘記我的。」孩子說。

外祖母裏含著淚水,摟著小思又讀起了伍德夫婦送的那本「小美人魚」,這個故事與肯給小思讀過的那本有些不同,以前那本講的是小美人魚後來幸福地與英俊的王子生活在一起,而在這一本中,邪惡的女巫割斷了小美人魚的尾巴,殺死了她,三個天使將她帶走了。

外祖母讀完,擔心悲慘的結局會使外孫女傷心,但小思卻快樂地用雙手托住了臉頰。

「小美人魚進天堂了!」她喊道:「爸爸送給我這本書,因為美人魚就像爸爸一樣進了天堂!」

二月中旬伍德夫婦收到玲的來信:「1 月19 日收到你們寄來的包裹時,我女兒夢想實現了。」

以後的幾個星期中,玲母女經常與伍德夫婦通電話。

三月份時,玲與小思飛往加拿大探望伍德夫婦。

兩家人穿著雪地鞋一起到湖邊伍德發現汽球的地方。

玲和小思都沉默不語,好像肯就在她們的身邊。

如今小思每次想要和爸爸說話時,就會打電話給伍德夫婦,只有這種方式能安慰她幼小的心靈。

「人們都對我說『汽球能落到那麼遠的美人魚湖邊,簡直太巧了。』」

玲說:「但我知道是肯挑選了伍德夫婦,將自己的愛帶給了小思,她現在懂得了父親的愛會一直陪伴著她。」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