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有取暖的衝動

說老實話,我很同情那位執意要娶完璧無瑕的「白雪公主」的方博士,這畢竟是一個對婚姻持慎重態度的人的良好願望。但像方博士這樣把願望強調到這種程度的例子,據我所知,在赴美留學生中,並不算多。

以我個人留美的親身感受來說,在時空的巨大轉換和語種、人種的劇烈反差面前,身為飄萍之感特別強烈,應該很能理解孤獨的人找尋安慰、驅趕寂寞的取暖衝動,而且美國的確是個觀念開放的社會,對他們來說,性的經驗並非是伴隨婚姻經驗的開始才開始的,婚前有性伴侶或有過某種性的來往的美國人不在少數,當然一旦結婚之後,美國主流社會也提倡性的忠誠。

方博士在美國能潔身自保,比較難得,或許正因如此,他才對新婚妻子的非處女身份格外感到委屈和忿恨吧。

我留美那幾年裡,在國內並無女友,如果有的話,得知她一朝把持不住出了軌,我想那也是無可奈何的事吧,畢竟人是脆弱的動物。在我一方受到打擊是肯定的,但我想不至於會像方先生那樣一怒之下破口大罵,把對方視為糞土(很奇怪那位方先生在外四年對此竟毫無預見,也沒有必要的心理準備)。友善的溝通比單純的指責要明智得多。





忠貞不是壓迫

方先生有什麼錯?完全無可厚非。誰願意自己娶的老婆不清不白呢?那些口頭上嚷嚷著要大度要寬容要「開放」的人,是自己沒攤上這種事,這事擱在誰身上也不好受,「窩囊」、「憋屈」。

方先生和李小姐是有約在先,彼此都作過承諾的,方先生能做到,李小姐為什麼不能做到?要說寂寞難耐,方先生飄洋過海,遠離故土,只會比李小姐更寂寞孤單,李小姐還有父母在身邊照應呢。方先生能抗拒「誘惑」,李小姐為什麼抗拒不了「誘惑」?什麼叫「愛」?連為對方「守身如玉」這起碼的一條都做不到,還談得上是「愛」嗎?

什麼叫「開放」?「開放」不是背棄誓言、行為放浪的藉口。忠貞是美德,不是壓迫,忠貞是對愛情最大的證明。李小姐沒有什麼可以站得住腳的理由,否則她也就不會自知理虧在婚禮上失蹤,無顏見人了。娶一個處女作老婆,我看98%的初婚男人都會舉雙手贊成,那剩下的2%若非自己不檢點,恐怕不是聖人,就是另外有迫不得已的隱衷。





方博士與李小姐牛頭不對馬嘴

方先生和李小姐的相「戀」根本就是一場不該發生的錯誤,他們根本是兩個牛頭不對馬嘴的人偏偏碰到了一起。方先生要是碰上了一個恪守「從一而終」教規的女人,李小姐要是碰上了一個把心靈的忠誠看得高過身體的清白的男人,都會相安無事,萬事大吉。

可悲的是方先生和李小姐一開始就訂了「盟約」,也就是方先生的「遊戲規則」決定性地佔據了主導,李小姐既然認可了這個規則,就只有處處被動,是被動地由方先生來督察、拷問、驗證她的「處女」之身,而她卻沒有在觀念上另辟生路的還擊之力,最終淘汰出局,恐怕也只能願賭服輸。

在這裡沒有絕對的是與非、對與錯,有的只是各人心中一把秤,你認為符合自己的稟性、信仰,對得起自己的良心那就這樣去做。在傳統與現代之間穿梭的今天的人們所面臨的倫理困境,沒有一條放之四海而皆准的通途可以破解,靠的只是具體的人與人之間的磨合,最終要麼一拍兩散,要麼一拍即合。





婚姻的基礎是真愛

婚姻的基礎是什麼?是愛情,還是處男處女的身份?這位方博士自始至終就在一個「處女」問題上糾纏不休,除此之外看不到他對李小姐有什麼深情厚意。李小姐是處女,就要她;不是處女,馬上就甩開她,這位方博士真可笑,他對婚姻的理解和期待只值這點皮毛。說到底,他娶的只是他一個大男人的「面子」罷了,他要的是徹底佔有一個女人的虛榮心罷了,心胸狹隘,觀念偏執。

李小姐不是沒有過錯,但只要她的愛是真的,只要她不是遊戲人生,只要她有清醒的反省與誠懇的歉意,只要她對未來矢志於忠誠,更關鍵的是只要方先生確實是由衷地深愛著她,「處女」問題就不該是一個把婚姻完全葬送的問題,方先生也就不該只是憤怒。兩個彼此深愛的人不可能沒有下文。

愛之深也更恨之切的例子有,像《苔絲》裡對苔絲的失身耿耿於懷的安奇·克萊,他為此而離開了苔絲,但結果呢?正因為他對苔絲懷有深愛,所以最終他還是回到了苔絲身邊。因為愛可超越一切,愛可帶來寬容。但那位方博士怎樣呢?自始至終他就表現得居高臨下,他對婚姻對愛的理解是淺薄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藍色憂鬱 的頭像
藍色憂鬱

夢想天空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