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說

這世間驕傲的玫瑰

並不只有一朵

明媚的向日葵也不只有一棵

陽光下大片大片盛開著

我的眼睛看到了

可這樣的地方

為什麼我始終找不到





踮起腳尖

依然只看到地平線

天氣還算晴好

絕望已在暗處布下誘惑

只等畫卷展開,匕首呈現





季節一到

來不及左顧右盼我就逐日綻開笑臉

可胸口急促的呼吸陽光並不能撫平

你何時能夠款款前來

要知道沒有永遠的花期就像沒有永恆的愛情





週遭是一片漆黑了嗎

我卻只顧信仰般追隨你

如果希望的光線也被吞噬了

我決心點燃起自己

尋找你





燈火明滅

你看這顛倒錯亂的世界

在疼痛的海漲潮之前

我也曾努力想要築起堤防並且

不捨晝夜





水到底還是漲上來了

無聲地漫過我寂寞的脊樑

沉沒之前輕撫這顆悲喜不分的心

面對著海天交界線低聲吟唱

還好

一個人禱告的夜裡

總能看見月亮





每一次跌倒

都以為自己再也站不起來

請一定相信

我無時無刻不在嘗試著低下高傲的腦袋

像我膜拜著你的心

換上謙卑的姿態





我很好奇

這個樸實豐美的花束

是誰要送給誰

安靜又喧鬧得像生命中絕不可能出現的奇跡

那個被這樣包容並寵愛著的人

到底會是誰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