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在四種危險的情態下,最容易暴露自己薄脆的情感,也最容易放縱自己,鑄成失足之恨。

人是一種奇妙的生物,無法解釋自己,更不能控制自己。尤其是受過一點挫折,品嘗到一點人生況味的孤男寡女們,由於錯綜複雜的原因,他們暫時漂泊的滾滾紅塵裏,沒有寄寓,其實,洋洋灑灑地走在明媚的陽光裏,差不多都是滿臉朝氣、滿心幸福的人;只是,人人都有隱秘的心事,不過是深深地藏著,外界無法窺伺而已。西方有位哲學家(大概是尼采吧)說:離群索居者,不是野獸,就是天神。那麼暫時離群索居的“孤男寡女”,內心便多少有些天神的古怪和野獸的狂躁。我認真想過這個事兒,他們在四種危險的情態下,最容易暴露自己薄脆的情感,也最容易放縱自己,鑄成失足之恨:

(1)黃昏
這是一個充滿詩意的時刻,落霞晚照、倦鳥歸巢,鄉間的嫋嫋炊煙和都市裏璀璨的華燈,各自招徠著不同的羈旅遊魂。單身的人最恐懼這種時候,一切勞碌都平息下來,所有的紛擾都隱退了,剩下的只有一個淒涼的自己,他們無法給自己一個明確的交代:去哪兒?找誰?幹嘛?……外邊的夜生活越是婀娜多姿、儀態萬方,他們越覺得孤獨冷落。我有位婚姻不幸的同學,曾紅著眼圈告訴我:天一黑,我就害怕。淒淒惶惶地,找不到歸宿……”這時候,腦子一熱,就可能做點出格兒的。

(2)午夜
一切都睡了,萬籟俱寂,世界上只有自己的靈魂清醒著。睡吧,難以安寢,往往是“無眠猶抱枕”,或者“替人垂淚到天明”。玩吧,可得片刻輕鬆,酒精可以麻醉肢體,卻不能麻醉心靈。天黑著,宇宙洪荒之間,只有你,獨自品嘗被幽囚、被放逐、沒有知音也沒有未來的苦楚。鄭板橋“難得糊塗”的格言再次印證了“煢煢孑立、形影相吊”的滋味。這時候,萬不可慌不擇路。

(3)節前
花花公子徐志摩很善於和漂亮女人打交道。他跟陸小曼處在私密狀態時,就曾致信寬慰,大意是情人之間最難度過的就是傳統節日,這時候,不得不分離,不得不把自己的身份和感情隱藏在黑影裏。猶如柴可夫斯基的《悲愴交響曲》,前邊的樂句越華麗,後邊的感受就越悲涼。又像朱自清散文裏的感嘆:“熱鬧是他們的,我什麼也沒有。”這種時候,容易出事啊!

(4)酒後
非常理解古人為什麼講究“慎獨”,也就是說,正人君子和勢力小人同樣是血肉之驅,當外界條件寬鬆──尤其是道德環境曖昧的時候,人類與生俱來的生物本性就開始蠢蠢欲動,甚至可能突破種種人文約束,變得不可收拾。常說:“白酒紅人面,黃金動人心。”酒是“拿人心性”的罪魁禍首,因為神智麻醉、行為過激,再加上愁腸百轉,誰也不能保證酒後始終是四平八穩的“貴族氣派”。其實,不消上述所謂“黃昏、午夜、節前、酒後”,只要找體面的藉口,任何時段都可能感情衝動。只是必須對自己負責,在這些節骨眼上,稍稍用心一點就好了。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