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君去醫院割包皮,剃毛的時候(割包皮是要先把毛剃光)是一個漂亮護士。

成年男士嘛,血氣方剛,看到漂亮小姐拎著他那東西,心術當然就不正了。

腦子歪幾歪,那話兒“蹭”就豎起來。

本來做這種術前準備時那話兒豎起來也算是正常的生理反應,只不過A君最後竟然射了,搞得護士手上衣服上都是,氣得那護士直發抖,心裏說:「看我怎麼收拾你」。

手術過後A君住院,第二天那護士小姐走到A君床前,拉高護士裙露出大腿、底褲,嗲嗲的說:「你覺得這內褲好看嗎?」

A君一看,熱血沸騰,只聽下面“啪啪”幾聲,慘了,爆線了。

只好推進手術室再縫一次,痛苦。

第二天,護士小姐又過來了,站在A君床前,解開二個扣子,波濤洶湧躍然而出,嗲嗲的對著A君說:「你看看人家的身材如何呀?」

“啪啪”A君下身一串聲響,又爆線了。

做完第三次縫線的那天晚上,護士小姐帶著二個漂亮女同事來到A君床前,至於發生了什麼事就不得而知了。

總之最後A君足足住了一個多月的醫院,據說那話兒都已經縫得無落針之處了。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