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穿內褲的女人,懂得在適當的時候給男人一個被動的主動權,這像是在給了男人一個忽視……

時尚可以造就出太多個性而出位的女子。

她們可以是野性的暴露;可以是純真的還原;也可以是純美與性感的雙面交融。

但是,衣著所造就的氣質,終究還是有著太多的偽裝與刻意。

在衣服脫落的瞬間,當所有的偽裝與刻意被剝離,剩下的,是否還有一如既往的自信與魅惑?

這就要問女人自己,是否還有可以自信與魅惑的資本。

或者,會有女子認為,自己的身材不夠好。

也或者,會自卑地責怪,自己的皮膚不夠嫩潔白皙。

但是,這些天生的或者是後天所形成的固定,誰能輕易改變掉。

即便能變,也是需要花費太多的時間與精力,與其如此,不如不去變,而是將這樣的時間和精力花費到內在魅惑的修煉,所謂由內及表散發的魅女人纔是更多男人向往的類型。





做個不穿內褲的女人,不但會將『物以稀為貴』的本質發揚光大,同時,還能以一種最原始最本真的誘惑給自己和自己想要誘惑的男人一種無法抵擋的衝動。

這樣的女人,不但能用一種最簡單的方式運轉出新奇的刺激,同時,還能以一種亦或神秘亦或直接的方式體現出獨特的個性。





不穿內褲的女人,懂得在適當的時候給男人一個被動的主動權。

這像是在給了男人一個忽視之後,又讓這個男人無法再去忽視。





不穿內褲的女人,會將夫妻恩愛的障礙輕易跨越,放棄束縛,返回自由,這像是給了男人一個約束之後,又讓這個男人獲得一種痛快。





不穿內褲的女人,知道怎樣以一種最廉價的方式獲取男人最昂貴的回饋,這像是用一個特殊的吻去獲取一個男人最特殊的感動一樣,在所謂『特殊』的方式裡,已經得到了最難以輕易得到的東西。

有句話說,衣服的作用,以保護身體為最高,又以恢復身體的自由為最高境界。





不穿內褲的女人,懂得自由在人性身上的潛伏是永久的,即便,再用華麗的修飾去傳遞風情的暗示,倒不如直接用直白的表達去給愛自己的男人一個自由而放縱的解脫。

先祖創造內褲,以保護性器官為第一要義,又用來維護體面,於是便成為文明的產物。

時光輪轉,用以護體的內褲如今已以束縛身體為己任,或以三角緊繃於大腿內側,絲絲入肉;或以三線縫合,以為點綴。保護的功能既不存在,那麼能否遮擋私處,似乎已無必要。

所以,做個不穿內褲的女人,無關風雅,更與文明無涉。

除去『春光乍瀉』的『意境』,餘下的,只有終極的誘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藍色憂鬱 的頭像
藍色憂鬱

夢想天空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