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節下課,周石和因為上課跟女同學傳紙條,而且內容太過噁心,所以被班導師叫到辦公室罰站。

他們的紙條內容是…

女:「好無聊,我們來吟詩作對吧。」

周:「喔,好啊。」

女:「那我出題囉。」

周:「來吧。」

女:「與君相約喜鵲橋。」

周:「卻見烏鴉死黑鳥。」

女:「君無吟詩之誠意。」

周:「相約閨房會更好。」





本來我也想,吟詩作對的紙條,應該罪不至罰站才對,但看了內容才知道,他被罰站也難怪啦。

如果我是老師,我當然會罰他站,這詩真是太不正經了。

就在周石和被罰站沒多久,老師帶著肉腳走進辦公室,且面色凝重,看起來很火大,肉腳則依然氣度翩然,一臉自若的模樣。





「說!」老師拉高了嗓子:「今天遲到又是因為什麼理由?」

「我…」肉腳有些退懼。

「講啊!昨天是腳痛,前天是眼睛痛,大前天是肚子痛,今天又是哪裡痛啊?」

「沒有,今天沒有痛。」

「沒有痛?這是什麼文法啊?算了,既然沒有痛,為什麼今天還是遲到啊?」

「因為…」

「因為什麼?」

「因為我…」

「你怎樣啊!」,老師拍了一拍桌,顯然耐性已經用光了。

「再不說我就要打電話給你父母了。」

肉腳看了老師一眼,然後說了一個不可思議的理由。

「我迷路!」





不只是在現場的周石和笑到翻過去,連老師都笑到不知所措。

不愧是遲到的魔王啊,肉腳。

鬼才會相信「迷路」這個理由,都已經國中三年級了,每天走同一條路,就算要說閉著眼睛騎車都會知道下個坑洞在哪裡也不過份,他竟然用迷路的理由搪塞,這真是天才與勇者的作為。

一旁罰站的周石和當場笑到不支倒地,他回到教室時把這件事告訴我們,我們又是一陣狂笑,然後異口同聲的說:「如果我是老師,我一定讓他死無葬身之地。」





其實肉腳這麼常遲到,自始至終也只有一個原因,就是睡覺。

他沒辦法說服自己準時起床。

他說,他常在鬧鐘響的時候問自己:「君欲起床乎?」

剛問完就又不省人事了。

肉腳的事跡可以說是五花八門,說三天三夜可能都說不完。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