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人遊山玩水,來點音樂吧。

一座山,一江水。

席船而坐,兩手隨意一劃,青山擁著撫琴人躲開紅塵,躲開喧雜,開始吟唱。


記憶還旋轉在浮躁之中,即潺潺流水已開始清澈的舔舐耳膜。

寧靜淡泊,儒雅之至。


飄逸的彈者在水中溫柔著靈巧的十指,七根心弦有節奏地和著綠水歌唱。

唱出一種幽嫻的神韻一種恬淡的靈性。


仁者樂山,智者樂水。

所謂知音,便是兩人的心靈相通,輕輕一點,就會產生美妙的共鳴。


孤傲灑脫,雙目微閉。

奏者將聽者瀰漫在小橋流水的原始畫卷裡。

怎樣的心緒,就會奏響怎樣的音樂。


雙腳穿行在秀山麗水之間,久久不願上岸。

心靈卻穿過時光隧道,尋訪知音的足跡。

魚需要水,鳥需要巢,人需要知音。


知音猶如鷹之兩翼,折斷一翅,鷹將永遠不能搏擊長空。

知音已去,心事賦琴,弦有誰聽?


琴碎。

音絕。

滿腔熱血,仰天長嘆,鮮血吮吸著殘琴斷弦。

千萬顆心在顫抖。

樂為知己者奏。

知己已去,留琴何用?


青山依舊,綠水長流。

千古名曲還會響起。

可是,誰能詮釋「知音」二字呢?

圖為知己者賞,樂為知己者奏!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