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羊座

牡丹
錦幃初卷衛夫人,繡被猶堆越鄂君。
垂手亂翻雕玉佩,折腰爭舞鬱金裙。
石家蠟燭何曾剪,荀令香爐可待熏?
我是夢中傳彩筆,欲書花葉寄朝雲。

白羊座是火象星座中性子最急的一個。這首【牡丹】富麗堂皇,雍容華貴,是喜歡絢爛、喜歡大手筆的白羊座的寫座。首先看到的就是「錦幃初卷衛夫人,繡被猶堆越鄂君。」的華麗的形象,白羊座的典型做法則是直接地豪爽地這些情景明明白白地表達出來。第二句,性急的白羊座性格在「垂手亂翻雕玉佩,折腰爭舞鬱金裙。」中體現的淋漓盡致。此後,他們又直接說出「石家蠟燭何曾剪,荀令香爐可待熏?」的詢問;直接告訴所有的人「我是夢中傳彩筆,欲書花葉寄朝雲。」對於白羊座來說,一切都應該是明瞭的、華麗的、豪爽的、熱烈的、直白的。





金牛座

無題
鳳尾香羅薄幾重,碧文圓頂夜深縫。
扇裁月魄羞難掩,車走雷聲語未通。
曾是寂寥金燼暗,斷無消息石榴紅。
斑駁只繫垂楊岸,何處西南待好風。

作為金星守護金牛座來說,固執、持久、佔有欲構成他們的性格。鳳尾香羅、碧文圓頂、扇裁月魄、車走雷聲--這些美麗意象以及遺憾的情景對於他們來說都不重要--僅僅是因為這些在金牛座心中紮下了根,所以,他們不願意寂寥,不願斷無消息的淒涼,為了心中已有的那點永恆的美麗,因此而「斑駁只繫垂楊岸」,不惜一切的代價,用永久的固執的等待期望擁有的那一刻。





雙子座

晚晴
深居府夾城,春去夏猶清。
天意憐幽草,人間重晚晴。
並添高閣迥,微注小窗明。
越鳥巢幹後,歸飛體更輕。

李商隱的詩,總是寫那麼的明淨、美麗。這首【晚晴】,據說創造的時候作者的心境並不是很暢然快意,但是在自己的身世經歷深深憂鬱中,能有如此明麗的句子傳世,就不得不歸之於雙子性格的適應能力了。首聯寫出了春夏之交的幽靜和清爽,怡然自得。頸聯是詩中的精華,「天意憐幽草,人間重晚晴。」在失意的時候依然可以看到天地的自然並且讚賞它。腹聯又繼續這種悠然的幽靜。而單單是末尾「越鳥巢幹後,歸飛體更輕。」這兩句對未來的期望,代表著雙子是在什麼情況下都用自然的心境去看待一切,隨時準備著適應新的有挑戰的未來--這就是雙子,無所畏懼的、來去如風期待著有所作為的雙子。雙子易變、易適應,不容易認輸,不容易被打倒倒。





巨蟹座


暗暗淡淡紫,融融冶冶黃。
陶令籬邊色,羅含宅裏香。
幾時禁重露,實是怯殘陽。
願泛金鸚鵡,升君白玉堂。 

巨蟹是一個敏感的星座,在秋日的餘暉下,他們陶醉於菊花(菊花總是帶著一點秋涼的氣息吧!)色澤的點點差別,並為此而感動--如果在這裡是性急的白羊座,則只會看著濃烈的色澤,胸中湧起一種豪爽的感覺,而不是像巨蟹座一樣去品味那淡淡的差別。巨蟹同時是一個非常需要安全感的星座,他們敏感地察覺到了每一個細微的寓意,然後擔心地望著殘陽,心中想的是:只有白玉堂上安定的呵護,才能讓那細緻的菊花有那麼一點點的穩定感、安全感。





獅子座

花下醉
尋芳不覺醉流霞,倚樹沈眠日已斜。
客散酒醒深夜後,更持紅燭賞殘花。

獅子座是一個放曠的星座,四海尋芳,倚樹沈眠,以致於酒力酣酣,酣然睡去--直到客散夜深,酒力才醒,真是豪爽不可言語計。但是,此後的行為使佩服獅子座豪氣的人更要說佩服--本來已經是酒力醺醺,如果用詩句來形容可以說是「醉臥沙場」了,在醒後卻依然要「更持紅燭賞殘花」,真是好興致、好氣魄啊!





處女座

霜月
初聞徵雁已無蟬,百尺樓高水接天。
青女素娥俱耐冷,月中霜裏鬥嬋娟。

這是一首心緒清靜恬淡的詩,語句中透出的是寂靜、澄明和恬美。對於喜愛潔淨、追求美的處女座來說,這首詩應該是很好的說明。無可非議的,詩中有一種淡然的失意,雁已南飛、蟬已銷聲匿跡。但百尺樓台之下,美麗的是天水相接,潔淨高爽的秋冬季節,神話中的那兩位美麗女子--青女素娥,不畏懼寒冷,月中霜裏看到的都是爭霜鬥妍的美景,令人心曠神怡,也是高潔、恬然冷靜的處女座的寫照。試想,如果不是如此的依霜傲雪,如果沒有這種冷靜和美麗,又如何來描述善於分析的處女座呢?





天秤座

風雨
淒涼寶劍篇,羈泊欲窮年。
黃葉仍風雨,青樓自管弦。
新知遭薄俗,舊好隔良緣。
心斷新豐酒,銷愁鬥幾千。

天秤座是一個人道主義的、平和的星座。一個喜歡朋友、喜歡公正、來去如風的星座。所以,選擇了這道豪爽的、漂泊的詩,來詮釋天秤座。天秤座如果生在古代,大可以去做劍俠,那首流傳千古的【寶劍篇】,應該也是天秤座的傑作吧!也許是身世的關係,李商隱的詩多數是漂泊的、流浪的、無奈的。在流浪中,對於天秤座來說,最重要的就是朋友的存在和關心了。在顛簸的世事中,黃葉、風雨,不斷的波折、不斷的流浪。而這樣的歷程,同樣是最豐富的、最有內涵的。所以,即使是借酒消愁,即使是新知舊有都相隔如參商,天秤座也依然在顛簸中尋找平衡。





天蠍座

無題
重帷深下莫愁堂,臥後清宵細細長。
神女生涯原是夢,小姑居處本無郎。
風波不信菱枝弱,月露誰教桂葉香?
直道相思了無益,未妨惆悵是清狂。

天蠍座是水象星座中最熱情的一個,水象星座特有的敏感在他們身上同樣體現,幽靜的畫堂是所有水象星座都喜歡的情境,悠然、細緻。這一句應該是水象星座都可以共用的一句話、一種嚮往。但下面的幾句就獨屬於天蠍座了。他們直接告訴你「神女生涯原是夢,小姑居處本無郎。」感情的熾熱、優美的句子,都是偏於感性、直接於表達的天蠍座直言感覺的做法。「風波不信菱枝弱,月露誰教桂葉香?」芼鋒婉轉,似乎是直接表達感覺之後又轉回含蓄;但是下面的兩句更明白告訴你:敢於說出「直道相思了無益,未妨惆悵是清狂。」這樣熱情、直白句子的,在水象的細柔敏感境界中,就只有被冥王星守護的專注天蠍座了。巨蟹座在這種情境下,只會靜靜地等待命運的青睞,如果他們像天蠍座這樣去追求,他們一定會沒有安全感的;而雙魚座就只會沈浸在自己的想像中,將畫堂美景一遍遍在心中進一步的完美,對於他們,只要有幻想,就夠了,真實的事物反而會毀了雙魚的想像,反而會刺傷他們。





射手座

鴛鴦
雌去雄飛萬裏天,雲羅滿眼淚潸然。
不須長結風波願,鎖向金籠始兩全。

射手座是一個代表自由、不斷追求的星座。如果現實中真的出現了這樣攪散鴛鴦、雌去雄飛的故事,射手座的第一個反應必然是淚滿臉、痛楚孤苦,天地為之變色,世界為之心驚。一番悲痛錠後,射手座很快從痛苦中解脫出來,用最強大的精神力量去追求重新擁有曾經美麗的一切。而且,這種追求是持之以恆的,永久不變,不過目的永不罷休;只有「鎖向金籠始兩全」這種方式,才能使射手座的追求化為泡影,但是在化為泡影的同時,射手座心中的烈火卻會宣告它永不熄滅。





魔羯座

流鶯
流鶯飄蕩複參差,渡陌臨流不自持。
巧囀豈能無本意,良辰未必有佳期。
風朝露夜陰晴裏,萬戶千門開閉時。
曾苦傷春不忍聽,鳳城何處有花枝。

摩羯是最典型的土象星座。他們沈默、冷靜,工於心計。在動蕩的生活中,摩羯始終是在不停思考、不停等待的一個星座。詩的首聯是人生的飄忽,善於思考的摩羯同樣面臨「渡陌臨流不自持」的無奈感受;對他們來說,「巧囀豈能無本意,良辰未必有佳期。」大概是最深刻的慨嘆,在不斷用心計算的處境、對策的同時,他們努力去做得「巧」;雖然人算不如天算,許許多多的不如意,摩羯座還是有信心在「風朝露夜陰晴裏,萬戶千門開閉時。」苦苦地老謀深算地等待那屬於自己的一切。在這個過程中,他們可能會苦傷春,可能會為無花無霜的苦惱而煩惱,但是最終的目的和最辛苦的做法,對於摩羯座來說就是審慎心計,隨時為自己創造機會,待時而動,去擁有應該屬於自己的一切。





水瓶座

西亭
此夜西亭月正圓,疏簾相伴宿風煙。
梧桐莫更翻清露,孤鶴從來不得眠。

水瓶座是一個極崇尚人道主義的星座。此夜西亭月正圓褖裮褉褋,廜廓廒弊疏簾相伴宿風煙。梧桐莫更翻清露,孤鶴從來不得眠。一幅清涼的、自由的、美麗的畫卷銔銆銌銊,銥銢銤銩勾畫出了自由的水瓶座心態。風向星座總是善於把握自己的。水瓶座給人的感覺是:理性,有獨到見解的。因此蓊蒶蓏蓀,瘕瘋瘔瘈在孤靜的情況下,善於把握自己的水瓶座用理性的神態來審視一切慬愻慪慛,蒨菛萣蒠他們心境永遠是恬然的、美麗的,偶爾會因一時的感觸而告訴你:「孤鶴不眠」--但是即使不眠,他們也是平靜地面對一切,沒有大悲大喜,理性看待一切。





雙魚座

北樓
春物豈相幹,人生只強歡。
花猶曾斂夕,酒竟不知寒。
異域東風濕,中華上象寬。
此樓堪北望,輕命倚危欄。

雙魚座是最感性也是最喜歡哀婉情境的星座。對於他們來說,一切都是被動的,人生是強歡的,所以真實事物都與他們無關的。僅僅是因為生存在這個世界上,所以才被迫地接受這些事物。海王星守護的唯美雙魚座所關注的,往往是詩、酒、風花雪月這些不現實的、充滿浪漫氣息的東西。而正因世界間不僅僅具有浪漫,所以雙魚座的幻想往往是不合時勢的,往往只能在自己幻想中夢境鬱鬱寡歡,生命在自己給自己創造的一個虛幻世界裡。所以,倚樓而望,浩然嘆息;生命是「輕命」,欄是「危欄」,生活在幻境中的雙魚,永遠都不快樂,永遠都是為了幻境中那個不可達到的「完美」,永遠都充滿了嘆息。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