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內某大電視台記者胡姬,長得一副非常「妖嬌」模樣,很受採訪對象的喜愛;

近一年來採訪線上的糗事不斷,被新聞界當成飯後茶餘的笑柄,據說官員只要聽到胡姬來訪,不自覺地認為,絕無冷場,可能又有新的烏龍笑話。





《實例一》

胡姬播報新聞最有名的笑話,就是有一回播報某條關於「飛機在空中盤旋一周後離去」的新聞時,胡姬以她那美麗臉孔背後的偌大腦袋,自以為聰明地把新聞用詞私自「口語化」,改成「飛機在空中盤旋一個星期後離去」,當場令新聞導播和在場的工作人員差點吐血。





《實例二》

胡姬有一次參加農委會有關保育稀有動物的記者會,各家媒體都沉醉於發問相關專業性問題時,胡姬突然舉手問當時的主委孫明賢說︰「請問主委,櫻花鉤吻龜和綠攜龜到底有什麼不同?」

只見口中含笑的孫主委不徐不緩地回答說︰「胡小姐,這兩種動物,一種是魚,一種是龜,完全不同。」

在場的媒體記者,早已笑得人仰馬翻。





《實例三》

有胡姬參加的記者會場合,很容易造造歡樂氣氛,不但像農委會這樣溫馨的單位,有了胡姬就絕無冷場,就連莊嚴保守的國防部這種部會,胡姬照樣帶給大家回味無窮的樂趣。

有一回國防部召開有關經國號戰機記者會,遲到的胡姬一進入會場,坐定後立刻舉手發問說︰「請問經國號跟IDF有何不同?」

結果主持記者會的一位國防部中將,表情嚴肅地答稱︰「一個是中文,另一個是英文」,令在場國防部官員和記者們捧腹不已。





《實例四》

胡姬的採訪笑料不但沒有國界及地域之分,連海峽對岸的新聞也能成為她編織烏龍笑話的題材,有一回在電視台播完新聞後,她斜著頭問一位同事說︰「好奇怪,剛才撥一條有關海基會秘書長邱進益,到中山陵拜國父衣冠塚的新聞,邱進益為什麼要去拜大陸的國父?」

同事很訝異的回答說︰「他去拜的國父就是孫中山啊!」

胡姬還是很迷惘,接著就問︰「大陸的國父不是叫做『衣冠塚』嗎?」

一旁的同事每個嘴都笑歪,肚子好痛。





《實例五》

又有一回播報陽明山花季新聞時,電視畫面正在播出民眾賞花鏡頭,忽聞胡姬的旁白︰「陽明山花季要開始了,各位觀眾可以看到,現在整個陽明山真是百花爭『拼』。美麗極了。」

頓時全體工作人員,全部聽得一頭霧水,何時「百花爭妍」變成了「百花爭『拼』」?

而電視機前的觀眾也紛紛開始玩起查字典遊戲,讓全國忙死了。





《實例六》

還有一個關於胡姬新聞專業、常識與判斷的採訪笑話,某次採訪南部海軍基地時,胡姬發現國軍的直升機竟然可以在海軍軍艦上自由升降,認為這是國軍足以傲視全球的驚人成就,她於是就近採訪該海軍基地指揮官,表明準備好好做這一個具有意義的專題報導,只見這位接受胡姬專訪的海軍指揮官,以相當鎮靜的口氣向胡姬說︰「其實我還可以告訴你另一個值得做專題報導的題材,那就是我們的潛水艇可以潛到海底。」

一旁陪同的海軍軍官個個早已笑翻。





漏網消息

又有一天胡姬採訪「分屍案」,開口就問偵察的檢察官說︰「請問這件分屍案,有沒有『他殺』的嫌疑?」

她還在國防部記者會場問空軍將領一個問題喔︰「請問我國採購的新型戰機到底是幻象16還是F2000比較厲害啊?」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