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orge:「Condi!Nice to see you, What's happening?」
布希:「康迪(賴斯)!很高興見到你,發生什麼事情了?」

Condi:「Sir, I have the report about the new leader of China.」
賴斯:「長官,我來向你彙報中國的新領導人。」

George:「Great, Let's hear it.」
布希:「好極了,我們一起來聽聽!」

Condi:「Hu is the new leader of China.」
賴斯:「胡(誰)是中國的新領導人。」

George:「That's what I want to know.」
布希:「這就是我要知道的。」

Condi:「That's what I'm telling you.」
賴斯:「這就是我要告訴你的。」

George:「That's what I'm asking you, Who is the new leader of China?」
布希:「這就是我要問你的,誰(胡)是中國的新領導人?」

Condi:「Yes.」
賴斯:「是的。」

George:「I mean the fellow's name.」
布希:「我是說那個人的名字。」

Condi:「Hu.」
賴斯:「胡(誰)。」

George:「The guy in China.」
布希:「那個在中國的人。」

Condi:「Hu.」
賴斯:「胡(誰)。」

George:「The new leader of China.」
布希:「中國的新領導人!」

Condi:「Hu.」
賴斯:「胡(誰)。」

George:「The Chinese?」
布希:「那個中國人?」

Condi:「Hu is leading China.」
賴斯:「胡(誰)領導中國。」

George:「Now whaddya, asking me for?」
布希:「啊?現在是你問我了?」

Condi:「I'm telling you Hu is leading China.」
賴斯:「我在告訴你,胡(誰)在領導中國。」

George:「Well, I'm asking you. Who is leading China?」
布希:「我在問你,誰(胡)在領導中國?」

Condi:「That's the man's name.」
賴斯:「就是那人的名字。」

George:「That's whose name?」
布希:「就是誰(胡)的名字?」

Condi:「Yes.」
賴斯:「是的。」

George:「Will you or will you not tell me the name of the new leader of China?」
布希:「你到底願不願意告訴我誰(胡)是中國的領導人?」

Condi:「Yes sir.」
賴斯:「是的,長官(亞瑟爾)。」

George:「Yassir?You mean Arafat is in China?I thought he was in the Middle East.」
布希:「亞瑟爾?你是說阿拉法特在中國?我以為他在中東呢。」

Condi:「That's correct.」
賴斯:「沒錯。」

George:「Then who is in China?」
布希:「那麼誰(胡)在中國?」

Condi:「Yes, sir.」
賴斯:「是的,長官(亞瑟爾)。」

George:「Yassir is in China?」
布希:「亞瑟爾在中國?」

Condi:「No, sir.」
賴斯:「不,長官。」

George:「Then who is?」
布希:「那麼誰(胡)在?」

Condi:「Yes, sir.」
賴斯:「是的,長官(亞瑟爾)。」

George:「Yassir?」
布希:「亞瑟爾?」

Condi:「No, sir.」
賴斯:「不,長官。」

George:「Look, Condi.I need to know the name of the new leader of China.Get me the Secretary General of the U.N. on the phone.I bet he knows.」
布希:「聽著,賴斯。我要知道中國新領導人的名字,給我接聯合國秘書長,我覺得他會知道。」

Condi:「Kofi?」
賴斯:「科費(咖啡)?」

George:「No, thanks.」
布希:「不,謝謝。」

Condi:「You want Kofi?」
賴斯:「你要科費(咖啡)?」

George:「No.」
布希:「不!」

Condi:「You don't want Kofi.」
賴斯:「那麼你不要科費(咖啡)。」

George:「No.But now that you mention it, I could use a glass of milk.And then get me the U.N.」
布希:「不,但是既然你提到它,我要杯牛奶就可以了,然後給我接聯合國。」

Condi:「Yes, sir.」
賴斯:「是的,長官(亞瑟爾)。」

George:「Not Yassir!The guy at the U.N.」
布希:「不是亞瑟爾!是聯合國的頭!」

Condi:「Kofi?」
賴斯:「科費(咖啡)?」

George:「No, milk!Will you please make the call?」
布希:「不,牛奶!你給我接通電話好不?」

Condi:「Call who?」
賴斯:「給誰打?」

George:「Who is the guy at the U.N.?」
布希:「誰(胡)是聯合國的頭?」

Condi:「Hu is the guy in China.」
賴斯:「胡(誰)是中國的頭。」

George:「Will you stay out of China!」
布希:「你能不能不提中國了!」

Condi:「Yes, sir.」
賴斯:「是的,長官(亞瑟爾)。」

George:「And stay out of the Middle East!Just get me the guy at the U.N!」
布希:「也別提中東了!給我接通聯合國的頭就好了!」

Condi:「Kofi?」
賴斯:「科費(咖啡)?」

George:「All right!Light with sugar.Now get on the phone.」
布希:「好啦好啦!那就少加點糖吧!給我接電話。」

(Condi picks up the phone.)
(賴斯拿起電話。)

Condi:「Rice here.」
賴斯:「賴斯在這(這有米飯)。」

George:「Rice?Good idea.And a couple of egg rolls, too.」
布希:「米飯?好主意,再來點雞蛋吧!」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