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三位好朋友,一位是工程師,一位是物理學家,一位是數學家,他們經常一起討論問題。

在一次的歐洲旅程中,因乘長途火車,所以氣氛沉悶。

突然在車廂中走來一位中學生,口中唸唸有詞:「如何證明所有太於2的奇數都是素數?」

那位數學家說:「3是素數,5是素數,7是素數,9不是素數,反證!因此以上的命題是錯誤的!」

而物理學家說:「3是素數,5是素數,7是素數,9是實驗錯誤,11是素數,……」

那個工程師也開口講話:「3是素數,5是素數,7是素數,9是素數,11是素數,……」

雖然那位中學生聽得一頭霧水,但倒覺得很有趣,便向他們再請教了,說:「甚麼是圓周率?」

數學家回答說:「圓周率是一個數表示圓的圓周和直徑的比。」

物理學家回答說:「圓周率是3.1415927正負0.00000005。」

工程師則回答說:「圓周率差不多是3。」

突然間,車廂裡又走來了一個五六歲的小朋友,這小朋友看見中學生便問他說:「哥哥,我想問一下,2+2的答案是多少?」

中學生便立即回答說:「小朋友,答案是4。」

而小朋友亦十分高興說:「謝謝!」然後便離開,在離開時邊走邊大叫著:「爸爸,我要冰淇淋,答案是4!我要冰淇淋,答案是4!」

另一方面,工程師拿出了計算尺,物理學家拿出了一些實驗儀器,而數學家則拿出一疊紙和一支鉛筆,然後便各有各忙,看似有重要事情處理。

二分鐘後,工程師首先發言說:「2+2的答案是3.9974。」

其餘兩位則繼續忙著,沒有答話。

而中學生卻大惑不解,但他對物理學家和數學家所忙的事很有興趣,所以他並沒有離開。

三小時後,也是火車的接近中途站時,物理學家便突然停下來,像是有重大事情要宣布,他用手帕抹了汗後便說:「經過我反覆的實驗,2+2的答案約是4.002,最大誤差是0.0005。」

數學家繼續他的工作,工程師和物理學家各自休息,而中學生則更覺困惑,但他卻期待著數學家的結果,他想:「數學家應該有正確答案的。」

可惜,一直至晚上數學家依然在他的思考之中,在晚餐的時間亦沒有到餐廳車廂中進膳,只見物理學家和工程師拿了一些牛油和麵包,相信是給數學家吃的。

直至第二天早上,物理學家、工程師和數學家都到來吃早餐,中學生看到數學家,只見數學家的精神狀態不錯,但雙眼跟熊貓卻沒有兩樣。

中學生向他們三位打招呼後,便問數學家所得出的結果如何,數學家略帶羞愧的說:「唉……我還是沒法算出答案,我只能證明出2+2的答案的存在性。」

這一次,中學生簡直是被氣壞了!

不久火車經過一個草原,草原上有一隻黑色的綿羊,工程師便說:「啊哈!我看到歐洲的綿羊都是黑色的!」

物理學家糾正工程師的錯誤說:「哼!我是想你是要說有一些歐洲的綿羊是黑色的。」

而數學家便再加以修正說:「啊!不對。我們現在所知的只不過是歐洲最少有一隻綿羊,而這隻綿羊的一邊是黑色的!」

數學的智慧中學生也被弄得頭痛了,不過突然想起一個問題便說道:「怎樣可以用最少的材料把一群羊圍繞起來?」

工程師說:「先把羊群集合在一起像一個圓的形狀,然後用籬笆把它們圍繞起來止。」

物理學家則說:「我認為可以先建一個直徑是無窮的圓籬笆,然後讓它收縮至到能把那些羊群圍繞起來。」

而數學家思想了一會之後便說:「建一個籬笆把自己包圍起來,然後說:『自己在籬笆的外面。』便可!」

傍晚六時,火車終於到達目的地,三位好朋友便下車找一間酒店渡宿。

在半夜時,工程師突然醒來嗅到一般濃味,他開門出來看到走廊起火,他就用房裡的垃圾桶裝滿水把水倒向火,然後就回去睡。

過了不久,物理學逐起身嗅到煙味。

他打開門也看到走廊有火,他走到有救火的水管,於是計算火的速度、距離、水壓、水射向火場的軌跡等等,最後以最少量的水及能量把火熄滅,然後就回去睡。

在這之後,數學家也一樣嗅到煙味。

他走到走廊去看火燒以及救火水管。

他想了一會兒,叫道:「啊!有解決的方法!」於是就走回去再睡了。

因數學家沒有把火熄滅,所以工程師和物理學家也嗅到了煙味,各自用他用的方法滅火。

火熄滅了,工程師和物理學家都回到房間去睡,也平平安安地渡過了這一晚。

翌日的早上,當各人都到酒店的餐廳吃早餐,正當工程師和物理學家想問數學家昨晚為何不去滅火時,酒店的其中一部自助咖啡機無故著火,工程師立即取了一個清潔用的水桶裝滿水,把水倒向火,就像昨晚一樣。

當各人以為可以放心的時候,餐廳另一邊的一部自助咖啡機又著了火,這之反應最快的卻是數學家了,他以最快的速度拿起水桶,當各人以為他去滅火時,他卻只是把水桶交到工程師的手裡,然後便慢條斯理地回到原來的座位吃早餐,當然工程師也急切地再次滅火。

當所有火都熄滅後,工程師和物理學家都氣沖沖地回到他們的座位,第一件事便是問數學家為甚麼在昨晚和剛才都不去滅火,而數學家的答案則是:「原因很簡單,昨晚我想通了知道,你們會去滅火,所以我只要回去睡便可以了;同樣地,我知工程師只需要有一個桶便可滅火,所以我便助他一把,把水桶交給他。」

說完後,便得意洋洋地繼續吃早餐,其實工程師和物理學家是很了解數學家的性格的,所以剛才的怒火也熄滅了!

因為發生多宗的火警,他們都覺得要轉住另一間的酒店,所以在早餐後便立即退房,轉投另一間的酒店。

當辦妥住宿的手續後,因時間尚早,便租了一個熱氣球到處欣賞風景,當氣球飄進一峽谷內不久,他們便迷了路,那個控制氣球的工作人員也很不安。

這時候物理學家便說:「我有一個想法,我們能在這裡喊救命,而回音能把我們的聲音傳到遙遠的地方去。」

於是他們一同靠在籃子的邊沿大聲地叫:「哈囉……!我們在哪裡……?」他們也聽到幾次的回音。

二十分鐘後,他們聽到了幾聲:「哈囉……!你們迷路了……!」

工程師說:「這個人一定是個數學家。」

那個工作人員和數學家也感到迷惑,而物理學家則暗暗發笑,像是很明白和同意工程師的推測。

那個工作人員便問道:「為甚麼你這麼說?」

工程師回答:「有三個理由。第一,他要這麼久才回答。第二,他是絕對正確的。第三,他的答案完全是無用的!」

工程師和物理學家也同時看著數學家的表情,而數學家也真是一臉無奈,也有點被氣壞了的感覺。

不過,無論如何目前最重要的事是找出路,幸好在天黑之前,他們找到了出路,但回到酒店也經已是九時許了。

這次的旅程也算得上不錯,但自從熱氣球那天之後,數學家每天也悶悶不樂,若有所思。

在回程時,物理學家為了調和氣氛,便說起一個月前理學院院長對物理系的教授們說的一番話。

那位理學院院長說:「為甚麼我要不斷地給你們的實驗室,珍貴的儀器及器材提供這麼多錢?你們能不能像數學系那樣──他們只要錢買鉛筆、紙和廢紙箱。或者更好的是像哲學系的教授,他們只要鉛筆和紙就夠了。」

其實這番話是入木三分的,不過這時候也提不起數學家的興趣,三人便在機倉中一言不發了。

旅程後的幾天,數學家決定放棄數學,不再從事這方面的研究,於是他去消防局並宣稱他想當救火員。

當面試時,消防局長說:「看來,你是可以當的,我很願意聘請你,可是首先讓我給你一個考試。」

局長把數學家帶到後巷,那裡有一輛垃圾車,一條水管和水籠頭。

局長就說:「假定你走到後巷,看到垃圾車著火,你怎麼辦?」

數學家說:「我會把水管接到水籠頭,然後向垃圾車噴射。」

「好!如果垃圾車沒有著火呢?」

數學家想了一會,就說:「我把垃圾車點火。」

「甚麼?你為甚麼這麼做?」

「因為我可以把問題轉化成我已經解決的情況。」

這樣當然不被取錄!

數學家只好繼續他數學家的生涯!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