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望谷是邁向另一高峰的踏腳石。

六十高齡,破產,腦溢血,創意枯竭的老人,人生還有何希望?

1714年的一個晚上,韓德爾沒精打采地漫步於倫敦街頭。

過去的榮耀與未來的絕望在他的心裡交戰不已。

從前的風采更襯托出現今的淒涼,沈重到令人窒息。

好幾年來,國王和王后因為他莊嚴高貴的音樂,賜給他許多的尊榮。

後來嫉妒他的人驅散了他的聽眾,加上接二連三的厄運,他完全破產了。

緊接的又是腦溢血,造成他身體部份癱瘓。

雖然在一陣短暫的休養之後,他曾恢復創造力,然而連連不幸的際遇,已剝奪了他最後一絲創造的火花。

將近六十高齡,卻無任何積蓄,加上體弱多病,韓德爾在倫敦街頭徘徊,深覺他已窮途末路了。

他絕望地喃喃自問,為什麼神如此待他。

一如耶穌基督向神哭訴:「我的神,我的神,你為何離棄我?」

韓德爾黯然回到他破舊的居所,看到一個郵包擺在他的桌上。

打開包裹,裡面是一疊聖樂歌劇的劇本,還有一封請他為這劇本譜曲的信。

無精打采地,韓德爾隨意翻閱著劇本。

突然有一段話吸引了他的註意,「他被藐視,被人厭棄,多受痛苦,常經憂患,世人不尊重他,神也定意將他壓傷,使他受痛苦。」

這不正是自己親身的寫照嗎?

韓德爾專心地讀下去。

「然而他相信神,……神會給他安息。」

這充滿信心和希望的金句,在韓德爾心中開始燃起火花。

「我知道我的救贖主活著,……歡欣,歡欣,……哈利路亞!」

幾節摘錄自聖經的歌詞,激起了澎湃的美妙旋律。

韓德爾覺得熱情洋溢,美妙的樂音似乎如波濤洶湧,從天而降。

創作靈感點燃起來了,他抓起一支筆,以驚人的速度一頁一頁寫下樂曲。

第二天早上,男孩給他送早餐來,韓德爾眼睛瞪著他,卻視而不見。

一天過去一天,大師工作入了神,時而跳起來,衝到鋼琴彈琴,時而來回踱步,雙手在空中飛舞,高唱「哈利路亞!哈利路亞!」淚流滿面。

最後,他終於筋疲力竭,睡了下來,一覺睡了十七個小時。

這時桌上赫然擺著的是有始以來最偉大的聖樂──《彌賽亞》。

六十高齡,創意枯竭的老人,人生還剩下甚麼?

神沒有離棄韓德爾。只等他經過人生的最低谷,神要扶起他飛翔在另一高原上。

只等他嚐盡了靈感枯竭的苦滋味,神要傾註豐沛的旋律於謙卑的心。

被棄絕的苦澀為韓德爾預備了心靈的舞台,來體會神如何傾註希望於絕望谷中。

《彌賽亞》永垂不朽,歷年來聽哈利路亞大合唱的觀眾,無不肅然起立。

韓德爾本人也因《彌賽亞》而重生。

晚年雖然身體虛弱,為病所纏,然而他不再向絕望低頭。

他深知,人需要信心、勇氣來化悲劇為勝利。

只要樂聲頌揚,他點燃的火炬,永遠會照亮世人。

你正走進人生的低谷嗎?

張開眼睛搜尋你的「郵包」,神要藉一個美妙的機緣,幾句奇妙的經文,托起你,飛入另一個高原。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