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啃蝕著炭筆的邊緣

沉澀了歲月

亙古的明暗蘸滿光影

變幻一如風華絕代

黑的黑,白的白

也許是刻意的深黯

或綠或藍或橙黃

都不足以訴盡

紫鬱裡的輕笑

春風飛揚





懸掛夜色的星輝

渺遠掠過漫天的塵煙

不是灰,不是雲彩

像玫瑰不經意留下的吻痕

線條,低垂於眉眼之間

眼觀鼻,鼻觀心





鎏金的彩虹留不住

一隻飛過秋雁





霜染如銀

歲歲年年





芳華盡看

縱有一千個春天

夢,依然擁不住

一顆流星的瞬間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