岸把倒影站成了港灣

恰似隱隱青山

以一種時間的姿態

圈漣湖光

洄泳而來的候烏

在季節裡停靠





也許相忘是一隻

永不回頭永不後悔的孤帆

自桃花開落後

於無限生之中往來交錯





也許相憶是一回

渺茫萬水千山的漂泊

詩眼倦天涯

縈迴一世悠長的擁抱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