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兩天,為了孩子要去參加學長的婚禮並當伴郎,我與外子各持己見。

因為婚禮當地偏遠,又要一早到達,且沒有班車可搭乘,孩子想開車前往,但他得先上高速公路,下交流道後再開往郊區,總共需要兩個小時。

自小,我們對孩子過於保護,為了安全起見,外子不准孩子獨自開車,父子倆鬧得很不愉快。

最後孩子賭氣說:「禮到人不到。」

我覺得孩子的決定不對,對他說:「婚禮前夕才告訴學長不能當伴郎,是不守信用的作法,你等於把難題丟給他,會讓他措手不及。」

我也覺得外子的堅持沒有必要,我說:「孩子長大了,該放手讓他體驗生活,我們不能老用規定來束縛孩子,減少他學習的機會。」

「安全最重要,妳讓孩子自己開車,在高速路上出了事,由妳負責。」外子大發雷霆,對著我大呼小叫。

「你應該往好的方面想,教孩子注意安全……」我話都還沒說完,外子更為光火:「他已經說不去了,這樣最好,妳卻慫恿他往危險處去。」

「失信於人更不好,我要孩子做個守信用的人,了不起我開車送他去,可以吧!」

這下子外子總算放心了,可是,孩子有意見:「我都快三十歲了,不是小孩子,喝喜酒還要媽媽開車,也未免太小題大做了。」

「說得也是,不然你找個同學作伴。」那時,正好有位同學想搭便車,於是約好次日清晨五點出發。

當晚,孩子十點就寢,第二天,四點多自動起床,準備妥當即高高興興的出發。

我相信孩子會注意安全,不過也難免惦掛,七點半時,孩子打電話回來,說他已順利到達,叫我放心,下午五點他平安返家,我頗感欣慰。

不愉快的事件落幕,我告訴外子:「孩子長大了,放手讓他獨立吧,不必庸人自擾。」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