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上有兩種極端情人:

一種談戀愛很高傲。

這樣的人較多。

希望情人對他百般奉承。

一個不順心,就要發脾氣,就要懲戒愛他的人。

一種是卑微派。

動不動陷入苦戀,喜歡愛上不該愛的人,碰到了對他完全不公平的戀情,他也不想走。

我以前不了解,為什麼一個人可以在愛情中忍耐許多不平等待遇,卻又甘之如飴?

為什麼她抱怨這麼多,但當他又再度對她微微點頭或招手的時候,她又不顧性命的朝他奔去?

只要有一線微弱光線,他們就無比眷戀……。

我終於明白,有一種人就是喜歡享受戀情的煎熬。

你不是他,你不會懂他痛苦中飽含的快樂。

她就是這樣的女孩,長得很美。

她也交過幾個男朋友,但是最不能忘記的就是大學時的初戀情人。





幸福對她是種毒藥

初戀情人與她交往時,就有好多個情人。

她與他糾纏多年。

大學時分租的房子裡頭,除了他和她外,還住著兩個同學。

他們兩人,是因近水樓台認識。

瞞著其他兩個室友,兩人悄悄在一起。

卻也因為近水樓台,她太容易發現他仍有別的交往對象,兩人也在別人不注意時默默分手了。

不久他懺悔要求復合,她不肯。

有個晚上,他故意氣她,把一個女孩帶回家,兩人關在房間一整夜。

那個夜晚她一直在客廳看電視,看到眼冒金星,心如刀割,不想走掉,也無法攤牌。

「這彷彿就是我的宿命。」

他三番兩次想跟她復合,復合不久,又有新戀情來驅趕她走。

幾年後他結婚了,新娘不是她,她也還是沒有走。

旁人都勸到心灰意冷了。

只有她自己清楚。

她喜歡依靠著他給她的痛苦活著,她已經習慣了。

她是個傑出的創意人才,她說,痛苦是她的創作養分。

幸福是一種毒藥。

那麼,卑微就是她的選擇了。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