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名叫瑟爾瑪.湯普森的女士講述了她自己的經歷。

她說:戰時,我丈夫駐防非洲沙漠的陸軍基地。

為了能經常與他相聚,我搬到基地附近去住。

那實在是個可憎的地方,我簡直沒見過比那更糟糕的地方。

我丈夫外出參加演習時,我就只好一個人待在那間小房子裡。

天熱得要命,仙人掌樹蔭下的溫度高達華氏125度。(攝氏51.6度)

攝氏度數=(華氏度數-32)*5/9。





沒有一個可以談話的人,風沙很大。

我吃的呼吸的一切都充滿了沙,沙,沙!

我覺得自己倒楣到了極點,覺得自己好可憐,於是我寫信給我父母。

告訴他們我要放棄了,準備回家,我一分鐘也不能再忍受了。

我情願去坐牢也不想待在這個鬼地方。

我父親的回信只有三句話,這三句話常常縈繞在我心中。

並改變了我的一生:

有二個人從鐵窗朝外望去。

一個看到的是滿地的泥濘。

另一個人卻看到滿天的繁星。





我把這幾句話反覆念了好幾遍,我覺得自己很丟臉。

決定找出自己目前處境有利之處,我要找尋那一片星空。

我開始與當地居民交朋友,他們的反應令我心動。

當我對他們的編織與陶藝表現出很大的興趣時。

他們會把拒紀賣給遊客的心愛之物送給我。





我研究各式各樣的仙人掌及當地植物。

我試著多認識土撥鼠,觀看沙漠的黃昏。

找尋三百萬年前的貝殼化石,原來這片沙漠在三百萬年前曾是海底。





是什麼帶帶了這些驚人的改變?

沙漠並沒有發生改變。

改變的只是我自己,因為我的態度改變了。

正是這種改變使我有了一段精彩的人生經歷。

我所發現的新天地令我覺得既刺激又興奮。





這位女士。

逃出了自築的牢獄,找到了美麗的星晨。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