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從下午落到晚上。

和家人用過晚餐,我不得不撐著雨傘出門。

為了某個場合的需要,必須趕著配一副新的眼鏡。

如我所預期的,下雨的晚上,眼鏡行沒有什麼生意,店面十分冷清。

幾位服務員,縮在櫃檯旁邊聊天,看到顧客上門,其中一位中年的女性服務人員趕緊站起來,熱切地招呼我。

說明我要的材質及款式之後,她很積極地尋找符合我描述的幾款眼鏡。

經過試戴,暫時還沒有找到我真正喜歡的。

於是,她又翻箱倒櫃地仔細挑選,前前後後、林林總總大概擺了將近三十副眼鏡在我面前,然後一一詳細解釋它們的特色,以及她認為它們為什麼適合我的原因。

其中,有幾副眼鏡,我剛開始試戴時,覺得不怎麼樣,經過她熱心說明之後,才愈看愈順眼。

試戴眼鏡的過程中,她的態度積極但沒有攻擊性,不會讓我產生購買壓力。

所以,我才能從容地挑選,做出最後的決定。

最後一筆生意,留下令人敬佩的典範議價時,她十分堅持原則。

「這真的是我所能給予的最大權限!」她指著計算機上經過七折八扣以後的價格,很安定地說。

她沒有露出為難的樣子,也沒有擺出「不要就算了!」的臉孔,只是安安靜靜地等待我的決定。

「或者,吳先生,你也可以回去考慮看看。」

看看時間,快要打烊了。

她陪著我耗了一個多小時,而且她提出的數字距離我的理想成交價格已經算很是接近,我終於不再堅持,同意她提出的價格,決定配這副眼鏡。

「明天取件喔!你可以傍晚來拿,我在。」她叮嚀我。

由於事忙,隔天我沒有到眼鏡行去取件。

第三天,我再到眼鏡行時,已經找不到她了。

「邱小姐,被公司遣散了,昨天是她的最後一個工作日。而且,您是她最後一位成交的顧客喔!她在我們這裡工作十幾年了,很高興最後一個服務的對象是您。」負責接待我的先生向我說明。

乍聽這個消息,我的內心感到震驚而愧疚。

她提醒我昨天去取件的,我竟錯過了。

「她是臨時被通知的嗎?」我好奇地問。

「不,公司早就公佈裁員名單了,她早有心理準備。」他一邊取出配好鏡片的眼鏡讓我試戴,一邊解釋邱小姐離職的過程。

「吳先生,您放心!她交代得很清楚,沒收您訂金,試戴滿意後再刷卡。」

完成刷卡手續,取走眼鏡之後,我想到一句話:「當一天和尚,撞一天鐘。」

原來,那天我聽到的是她在這一家店裡最後的鐘聲。

返家的路上,我仔細回想兩天前她提供銷售服務時的態度,是那麼樣的認真、負責,很有耐性地陪我試戴不同的眼鏡,一一提出她的看法。

那種「即使做到最後一秒鐘,也要堅守自己崗位。」的精神,不言可喻,令我十分感動。

撞最後一天鐘,回盪在歲月的長廊在生涯路上,我有和她十分近似的命運。

服役時,預官退伍當天,我還帶著全排弟兄跑五千公尺,早點名完畢,才卸下軍裝,歸回故里。

那時還十分年輕的我,並不是有什麼特別高尚的情操,而是因為軍隊作業不及,接任的軍官來不及報到。

看到其他連隊的預官,在退伍前三個月就開始當「米蟲」等著養老了,我還得忙進忙出的,心裡壓力很大。

正式踏入社會工作之後,依然如此。

每次轉換職場跑道,離職前都碰上特別忙碌的時候,最後一天忙到加班還不算數,就任新職以後才回去打包或交接的經驗,也所在多有。

當我想到在眼鏡行工作十幾年被遣散的她,就彷彿看到自己這一路走來的身影,雖並不覺得「堅守到最後一刻」是什麼高尚的情操,卻覺得十分感動,願意為自己喝采。

儘管,其中很多種情況並非自己所樂見的,而是形勢所逼不得不全力以赴到最後一秒鐘,但事後都感覺到「無愧我心」的坦然。

也因為這份坦然,讓我面對所有昔日共事過的主管,都很自在。

彼此對於有緣相處幾年的情誼,才會相當珍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