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隨著其他船隻一起出海了,天還沒來的及亮,女人站在破舊的港口捨不得離去,那晚,風很大,濛濛細雨中,只剩她孤單的身影,男人沒有告訴女人歸期,只因這是無人曉的未知數,身為討海人的牽手,她該有心理準備。

每到傍晚,女人總會來到港口,看著陸續進港的漁船,她尋找一個熟悉的身影,縱使滿心的期盼總換來一次又一次的失望,女人從不曾放棄,是一種海口人的堅持,是一種對彼此的信任,又見海鳥雙雙對對飛離了港口,今天的晚霞被染成紅紅的一片,要落大雨了。

擔心男人的船找不到停泊的港口,夜裡的屋子不曾熄過燈火,害怕錯身的男人忘記回家的路,女人撐著傘倚在港邊的街燈下,海水是鹹的,停留在女人雙頰的水也是鹹的,臉上的已分不出是雨還是淚,斑駁的白髮是思念伊人的證明,時間刻劃在臉上的是等待的依據,流逝的青春不會回頭,無情的歲月不曾為誰停留,望著海,聲聲無奈的嘆息,轉過頭,只留滿身的惆悵。

似乎忘記,那天下午,隔壁回航的老歐吉桑告訴她,海湧很大,男人的船被無情的浪給打翻了…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