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記得我們交往第一年的聖誕節嗎?

我送了你一盆聖誕紅,而你剛從翻譯館回來,兩手空空,為自己辯護說道:

『送什麼聖誕禮物嘛!送妳一個吻不是比較夠誠意?』

我啼笑皆非地,接受了你那年最具誠意的聖誕禮物。

感謝你。那是我的初吻。

還記得我們交往的第二年聖誕節嗎?

我寄了一打玫瑰到你台北的事務所,而你,仍是沒有實質回應,卻在電話裡說:

『寄什麼聖誕禮物嘛!唱首情歌給妳聽,不是更有誠意?』

我無言聽著你幽幽的嗓裡,傳出暖流。

還記得我們交往的第三年聖誕節嗎?

我託人帶了一串金色的鈴鐺,送到你的政策工作室,而你,拖了親信,帶回為自己辯護的口信,告訴我:『送什麼聖誕禮物嘛!告訴你我還在想你,不是更有誠意嗎?』

我慵懶地,回給你的親信一個安慰的微笑。

但…自忖著…兩年沒見了。

你,真的還會想起我嗎?

台北眾生云云,美女如過江之鯽,我真的還在你心中佔有一席之地?

還記得我們『堪稱』交往的第四年聖誕節嗎?

我偷偷在你的辦公室窗外,遙望你為自己的政治前途打拼。

西裝比挺的你,已經不是四年前穿著格子襯衫在翻譯館打工的小伙子。

我在寒風裡,看著你的轉變,欣慰得流下眼淚。

不自覺地,我竟站了兩小時。

我不期待你會想起我,更不期待你的聖誕禮物。

選期將至,你身為最年輕的幕僚,為你所支持的候選人,針對我們這個世代提出政策,就是給我最好的聖誕禮物。

我不該去打擾你,或許你早已有了對象,或許你早已忘了我。

你的電話換了、住址換了。

我只能依循著報章雜誌瑣碎的不起眼的對你的消息,找到你辦公的地方。

我相信未來有一天,你會成為政壇的敏感人物、中流砥柱,你一直有著明日之星的架勢,椎入囊中的氣魄。

我也相信未來有一天,你會與影視名流的某位超級天后譜出戀曲,好一對郎才女貌。

而我,我不會恨。

因為打從第一年聖誕節,知道你對政治的抱負,我就告訴自己,我是只能在乎曾經擁有了。

只是,想告訴你,我真的,還愛著你。

還記得前幾天,若我們還算交往,那是第五年的聖誕節了。

我透過你台中的家人,轉告你:『我要送你一件聖誕禮物。』

我不期待你會有所回應,但,聖誕節的那天,你竟興沖沖地回給我一通電話,相邀到五年前聖誕節我們約會的那間咖啡店。

你神秘地笑,淘氣得像五年前那位稜角銳利的男孩。

你告訴我:『我也要送妳一件聖誕禮物!』

你掏出一口信封,我打開…那是一張『結婚證書』。

你含笑地告訴我:『對不起!我總是太忙!不過,我沒有一天不想妳!我常想聯絡妳,但怕妳對我不諒解。妳願意嫁給我嗎?』

就像第四年的聖誕節一樣,我哭了,落淚沾濕了結婚證書的『結婚』兩字。

你摸了摸我的肩膀,笑著問:『妳不是也有聖誕禮物要送我嗎?』

是的!我也有件禮物要送你。

我也掏出了一口信封,交給你。

你打開它,也同樣地,哭了…落淚沾濕了『喜帖』兩個字。

明年…明年聖誕,你會帶著聖誕禮物,給我家那位剛滿月的孩子嗎?

這個故事告訴我們真的要及時珍惜身邊所擁有的幸福…不要不在乎。





曾經我們都在尋尋覓覓人世間的真感情

但是卻忘了身邊的人所需要的溫暖

給身邊的人一個溫柔的擁抱

一個真誠的微笑

會讓他們有繼續奮鬥的原動力

我期許我自己

永遠不會是不在乎的那一個人

與你分享這個小故事

想要告訴你

不論我們是不是常常見面

在我的心裡面

我很在乎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