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終於答應她帶她回去回去見她媽媽了,我媽媽說:「眼睛大的女孩最聰明!」

這是他對她說的第一句話,在以後交往的幾年間,他經常引述他媽媽的話,很少男孩子會讓母親在生活中佔那麼重的份量,她尤其對這位聰慧而細心的媽媽感到好奇,在陪伴孩子的成長過程中,幾乎無時無刻不在一旁作他的精神支柱,也許孤兒寡母之間更有一種深刻的情愫。

她幼年喪父,和母親相依為命長大,這樣的母子會不會不容別人分走他們的愛呢?

他一再推託不讓她到他家,的確讓她的疑慮越來越深。可是由他轉述他媽媽稱讚她的話,又讓她覺得並不是沒有希望讓這個家庭接納。

揭曉的時候終於到了,他帶她到了家裡,整個客廳裡空蕩蕩的,他也不請媽媽出來,只見他在一整面牆上的錄音帶中找了一捲出來,放給她聽:「孩子,今天是你第一次帶女友回來,媽媽很高興。」

溫婉慈祥,但十分年輕的聲音令她訝異,更疑惑的是這種見面方式。

他走過來,輕輕的按住她悸動的手說到:「我媽在生下我之後,得了骨癌,她在僅存的歲月裡,為我錄了一捲又一捲的錄音帶,從小到大每一個生命階段。」

他指著牆上滿滿的錄音帶,上面標示著『遇到喜歡的女孩』到『帶她回家』。

輕輕說著:「這一排都是屬於妳的。」

慈母的聲音仍然在錄音機裡響著:「歡迎妳到我們家來。」

她終於忍不住掉下淚來。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