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始終不能諒解那一天他的遲到。

那一天是她準備正式將他介紹給自己父母及祖母的重要日子。

他只是個平凡的公務員,薪水不高,相貌平凡,在她當時幾位的追求者中,無論從討女孩子歡心的情趣上,或是以各方面的條件上來說,她都不應該將他列入考慮,更何況她本身還是一位驕貴的私人醫院院長的唯一掌上明珠。

家族裡的親戚及她的朋友們,凡知道他們交往的事後,幾乎是沒有任何人予以看好,更別說加以祝福了!

她雖然知道自己之所以鍾意他,實在是因為他耿直敦厚的性格,不卑不亢努力以赴的處世態度,可是在聽多了眾人為她抱委屈的惋惜聲中,她隱隱然也覺得她對他的賞識,多少有些施恩與犧牲的浪漫情懷作祟。

有時,與他相處時,潛意識裡的這種施恩情結,也常不自覺地在言談舉止間流露出來。

不過她也常因為驚覺到自己莫名其妙便上來的對他不滿的情緒,多少傷害了他的自尊與情感,總也能力在情緒過後,對他更溫柔以為道歉,甚至於努力得到父母及嚴厲的家中大老─祖母的首肯,願意接受他的來訪。

可是他竟然遲到了!

在這麼重要的日子!

他竟然一點也不在意她的努力及用心,遲到了!

父親在祖母寒著臉,一言不發地離席後,才怒視著她說:「以後任何人不准在這個家裡,提起這個人的名字!」

那一個晚上,滿桌子菜,沒有人動筷子,夾上一口菜!

最後全叫佣人給撤了倒了!

那天深夜,他給擋在家門院外良久,才默然的離去。

她沒給他任何解釋機會,將他從自己手機的通訊名單上銷檔,將屬於兩人共有的任何物品,一律丟棄,自也是要將他從自己的心裡給徹底移除掉!

兩個月後,她在一份當地報紙上,看到他的消息,原來他遲到的那一個晚上,一對甫才定婚的男女,兩人共騎著機車,正打算出門選購一些結婚用品時,卻不幸地被後面疾駛而來的進口車給追撞而過,肇事者當場迅速逃離現場。

這對男女卻給高高地拋空直上後再猛然落地,一時傷重昏迷不醒,生命垂危之際,所幸他及時地將兩人送往附近醫院急救,才救回了這對未婚夫妻的生命。

他的助人義行,也就在這對男女結婚當天,受邀為上賓後,一時傳為美談,始為當地小報披露報章一角。

看完這篇報導後,這兩個多月的思念苦澀以及誤解他的愧疚感,一時襲擊她整個人,仆倒在床上哭了一夜。

她將這事告訴了父母,也不管他們是否真能諒解,她決心要求得他的原諒,想要再續這段感情。

她在他的手機上留了話。

等了兩天後,第三天晚上,他來了電話。

人在電話一頭沉吟了會兒,才一如往昔般,以著平靜的語調溫柔的問她好不好。

她哪來得及回答,眼淚早已撲蔌的掉著,什麼話也說不出,只是不住地說:「對不起!對不起!」

這一夜,他們聊到將近凌晨四點。

他突然對她說:「我好想妳!我想現在就開車下去見妳,好嗎?」

她則耽心他時間太晚,隔天還得上班,會影響了他的精神。

不過終於是敵不過心中互相思念對方,渴望見面的心理,她終於還是答應讓他開車下來見她!

只是,這一次,他又再度遲到。

一個鐘頭過去,兩個鐘頭過去。

三個鐘頭,短短的四十分鐘不到的車程,三個多鐘頭過去,竟然還不到?

打他的手機,也沒人接訊,或許是他又忘了帶出門?

他這壞毛病,得叫他日後給改改不可。

不過這次,她卻出奇地有耐心的等著他的到來,她相信他會給她一個合理的理由的。

不知究竟等了多久她終於迷迷糊糊地睡著,直到電話鈴聲徹響,將她驚醒。

拿起電話,她以為是他,卻沒想是父親來自醫院的電話,問他的姓名後,要她上醫院一趟,什麼也沒多說。

她略為梳洗一番,當趕到醫院時,竟然看到他的寡母正傷心地哭得昏死過去,被他的大姐攙扶著,往椅子上坐著的情景。

這時,她不知道自己該想些什麼,或不該想些什麼。

想與不想都不重要了,她只希望自己那狂跳的心能稍微平靜下來,因為應該沒什麼事發生。

可是他大姐一見到她,那眼中浮現出的複雜神情,又是在說明什麼呢?

終於,她看見他了,只是他再也看不見她了!

他在趕來見她的途中,發生了車禍。

不過,他沒那麼好的運氣,及時地遇到一個跟他一般義勇相救的人,當他被送到醫院時,早已無任何的生命跡象。

她深深地將自己的唇覆蓋在他的冰冷的唇上後,含著淚對著他說:「你又遲到了!可是這回我不生氣,因為我相信你,我知道你會給我一個好理由的。」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