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時候開始,我們不再干涉對方的生活了?

什麼時候開始,我們必須學習獨立的堅強了?

對了,是那年夏天,一個被心酸染紅的午後,連說再見都顯得那麼的微不足道。

理性開始跟著搖搖欲墜,時間的味道似乎再也不懂得怎麼調配。

腦海裡的思緒開始波濤洶湧,卻怎麼也不能溶解妳的容顏;而我,又怎麼能夠說我還將你記得牢牢地;而,又有什麼比不得不分的痛還難過。

所有堆積在眉宇之間的酸楚,都只能在彎曲盤起的雙膝之間,才好意思表露個明白。

理性在我宣告投降之後,才敢放任哭泣的臉為所欲為。

愛情,不過是男人與女人生命之間一道道的通關密碼。

雖然男人討厭女人嘮叨,女人討厭男人粗心;但是男人女人卻因為愛情而有了交集。

曾經,我們也是這麼地交集著;雖然到頭來我們還是沒能去證明天長地久這個古老的傳說,是否存在。

而被妳擊碎的愛情散落一地,碎成一片片的故事,任我再怎麼努力的拼湊,也拼不回原來的愛情。

我愛妳,只是一個心酸的承諾。

『執子之手,與子偕老』是每對愛人許下承諾時的心中所願;而讓人百感交集的是,曾經是好樣肆意奔放的情感,卻總是經不起歲月翻閱中的相處與磨練。

『我愛妳』這句話啟程在遇見妳的下一秒初,止步於離開你的上一秒初。

欲蓋彌彰的一則越洋簡訊,沒能善盡其責的說服我靠岸停泊,反而更亂了妳荒腔走板的步伐,所以真相旋即大白,所以生命從此不同。

最後一次的耍賴,我們誰都不用負責,誰都怪不了誰;因為那再也不是以前我們所謂的海誓山盟,而只是,一個心酸的承諾。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