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不求我考第一名,她希望我隨時保持前三分之一,如此便能立於不敗之地,也不會樹敵太多,回首半百人生,我終於懂得她的用心。

你小時候,每天早上都是自己起床?

還是媽媽三催四請,外加掀被、打屁股才起床的?

透早就起床,我好想可以睡個飽。

四五十年代,我們村裡,通常一戶人家只有一個小孩可以繼續讀書,其餘小孩都只讀到小學畢業就到加工區上班,或當學徒學技藝去了。

而我就是我們家的代表作,專門負責讀書的那一個啦!

以前父親養了好多土雞、鴨、鵝等家禽,所以家裡雖窮,卻總有吃不完的蛋。

不知父親從那兒聽來,常吃蛋會「頭好壯壯」,所以他一早起來,當我還天人交戰、起不了床的當際,他已用小碗公打好雞蛋,然後把熱騰騰剛起鍋的白飯,覆蓋在蛋汁上面,再加上豬油、醬油拌一拌,就完成了他所謂的營養早餐「雞蛋飯」。

獨享雞飯,我但願母雞不下蛋。

這碗雞蛋飯是父親特地為我準備的,一家七口就我一人獨享。

雞蛋飯很香,然而我連吃了初中三年後,就開始痛恨起我家後院那群母雞了──若母雞不下蛋,我家根本買不起雞蛋,我也就不用吃一成不變的雞蛋飯了。

但是,不知是幸還是不幸,後來我小學畢業保送到市立女中的殊榮,讓我有更多吃不完的雞蛋飯,而女中畢業,順利考進高雄女中,又開始另一段再吃三年雞蛋飯的噩夢。

真的,每天看父親煮得高興,看著我把它吃光的滿足樣,我怎能拂逆他的意。

只要父親煮,我便硬著頭皮、勉為其難的把它吃光,然後跟父親說:「阿爸,我吃飽了,我去等公車囉!」

不需要看時鐘,初高中的六年,我每天都是早上五點五十分,準時被送出大門去等公車。

因為父親常說,早晨空氣清新,可以讓頭腦清醒、讀書效率高,此外早點出門排隊等車,萬一車子中途壞掉,也不至於上學遲到。

就這樣,我每天踏著一成不變的步伐,起床、漱洗、吃雞蛋飯,然後在公車站等車兼早自習,搭上第一班公車,在車上繼續背英文、國文,到學校約七點十分。

每天早上比別人多讀近兩小時的書,成績果然不同凡響,被分到資優班的我,有了資優生的成績單。

立於不敗地,我深懂慈母護子心。

每次發全班的成績單,不識字的母親總要我逐一念給她聽。

我得指著我在全班的排序給她看,然後再逐一念全班每個人的分數給她聽,母親說這樣她才能明白,這九十八分,在班上到底算好還是算差的。

幸好每次都沒讓母親失望。

母親說她不求我考第一名,她說那太辛苦,但她希望我能維持班上前三分之一,她說人分上中下三等,只要隨時隨地保持前三分之一,便可大聲說:我是上等人,便能永立不敗之地,也不會樹敵太多。

以前我不懂母親的三分之一哲學,不過回首走過的五十年人生,我不得不佩服母親的豁達與智慧。

不管在任何大小團體,我真的總保持前三分之一而已,聯考時如此,求職時也是如此,雖沒有第一名頭銜,相對的也沒招來敵人,人緣總是很好。

嗯,半百歲月,我沒讓母親失望,總是當上等人。

如今悠悠忽忽間,我也有女初長成,一如母親教我一般,我將三分之一哲學教給女兒。

希望她也能同我一樣,永遠保持前三分之一,不會鋒芒畢露、不會樹敵太多,人緣好,沒風沒雨的快樂過一生。

一輩子就是一輩子。

差一個時辰、一個日子、一個月、一個年頭,都不是一輩子…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