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一直不能明白,奶奶為什麼一到了週末的午後,就會消失在大家面前,不見蹤影。

小外甥女學會了走路以後,常常更是兩個老小一起消失,總要到了晚飯的時刻,才看見她們回到家裡。

外甥女玩得開心,奶奶看似疲倦卻也永不言累。

冬至方過的那一個星期六下午,他騎著機車,在寒風之中穿梭過家前附近的馬路。

紅燈亮了,車停下,剎那間他從對街來往的車潮裡,竟看見奶奶領著小外甥女,在人行道上蹣跚卻盡力地趕著一班停下的公車。

奶奶的身軀,在車陣間若隱若現,直到終於上了公車,揀了一個鄰窗的位子坐下。他疑惑著,將機車掉了頭,跟在了公車之後。

一直告訴大家,週末午後,只是在附近公園晃晃的奶奶,直至那一天,他才終於知道,不是這樣的。

原來,在爺爺去世後的兩年裡,她就這樣不間斷的,在每個人潮多的星期六午後,撘著公車從台北盆地此側,風塵僕僕地晃蕩到彼側的天母,只是為了回去看看往昔日和爺爺的故居和曾經一起走過的繁華街道。

只是,老房子早就拆了,如今已是門庭若市的百貨商圈。

他默默的把機車停在一旁,就看著奶奶和外甥女煙沒在前方的人群中。

天冷路遙。

他於是才瞭解,對奶奶而言,辛苦都不算什麼。

因為漫漫路上的每一個公車站名於她,都叫做「回憶」。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