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我也會相信一對年輕的戀人間真的有永遠、真的有一輩子。

然後開開心心地牽著那雙以為能牽一輩子的手。

開始幻想我們的永遠。

所以在接受這樣承諾的時候。

總天真的想:『嗯……你說的喔!一輩子喔……

漸漸的。

經歷過感情的幾次失憶之後。

開始懷疑是不是真的可以『一輩子、永遠!』

記得聽過一個法學教授的叮嚀:別跟你的男朋友要『一輩子』的承諾。

因為妳無法知道。

他給的一輩子。

期限有多長……

妳可以要他許諾:『愛妳30年』、『愛妳60年』。

甚至在妳還不願綁住他的時候。

只跟他要個『愛我一個月』的承諾。

這種有期限的承諾。

看似現實而條件化。

其實只是一種比較踏實的約定而已。

教授也舉了一個例子:有對小戀人從大學便開始交往了。

而這對金童玉女在眾人眼中早已是令人稱羨的一對。

生活上相互照顧。

並做為對方精神的支柱。

對彼此的用心更是不曾掩飾。

有一次。

女孩把教授說過的約定。

轉述給男孩聽。

男孩也知道他的法律系女友要的就是那份踏實感覺。

於是他向女孩承諾。

不輕易許給女孩一輩子的未來。

他只答應『我會愛妳,並陪在妳身邊直到妳過27歲生日那天,可以的話,我會再向妳許下另一階段的承諾。』

於是男孩女孩心中留下這份共享的默契;在後來的交往中。

男孩女孩雖然情愛不減;卻因為課業上的壓力;未來的目標不同;父母的期望;個性上;人際關係上的衝突。

情人間的口角自然免不了。

女孩每次驕嗔發怒。

男孩也只是順著她的心意安撫。

雖然男孩在朋友眼中是出了名的火爆脾氣。

漸漸的。

男孩女孩發現口角爭執次數越來越頻繁。

女孩更數度提出分手的念頭。

男孩也曾被激怒地打算接受分手。

卻硬壓下這樣的氣話。

時光流轉。

男孩女孩早已順利步上紅毯那端。

育有一子一女。

共組幸福家庭;只是當女孩問起:『老公,我知道我當年的脾氣很嬌,你又是出了名的火爆小子,你怎麼願意忍受我的壞脾氣啊?還跟我真的走了一輩子?』

男人笑了笑。

只是抱著他親愛的老婆:『多虧了妳當初轉述教授的話,讓我許給妳那個27歲生日的承諾,才支持我的火爆脾氣忍著不發作,也幫我們撐過了最容易互相傷害的日子。要不是那個承諾,妳當初提分手的時候,我可能就真的跟你分了,哪有現在的幸福日子啊!』





聽完這個故事,

心裡好像多了點想法,

永遠有多遠?

一輩子是不是真的能一輩子?

我想給個期限或許踏實點吧!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