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生活曾經風調雨順,在沒有貧寒,沒有戰亂,沒有災難的日子裡,我們恣意享受著愛情的甜美。

即使偶爾有一些小小哀傷,也只不過是百味人生的一貼調味劑。

我們的愛情似乎從來都是在喜悅中成長,我們以為它一定會地久天長。

然而世界無常多變,當天災人禍突如其來,面臨生死抉擇時,又會檢驗多少真情,考量多少人性?

在每一個非常時期,我們同時發現了最無私的心靈,和最脆弱的人性。





有一對醫生夫妻,他們所在的醫院被指定為「非典」專門接收醫院,

醫生也被要求封閉在醫院內,什麼時候能出來也是未知數。

兩人被通知必須有一人要去,而他們倆幾乎在同時說出:「我去!」

也有聽說有一對夫婦,當醫生丈夫不慎感染SARS,醫院全力搶救時,他的也在同一醫院當護士的太太,卻死活不肯去看護自己的老公。

地震時,有人把逃生的機會給了自己的親人,自己卻不幸地葬身瓦礫。

也有的夫妻拋下對方和孩子,只是自顧自地逃命。

「夫妻本是同林鳥,大難來時各自飛。」

文革中,有太太心甘情願和老公一起歷經艱辛,而有更多人為了保全自己,毫不猶豫推開了家人。

聽到這些故事我們總會忍不住地感慨,愛情就好像美麗的水晶,既無限純潔,又無比脆弱,不能用苦難去檢驗它的硬度。

當大災難過後,會有多少感情受到毀滅性的打擊?

旁觀別人的遭遇時,我們心想自己決不可能這麼懦弱,可是當危險真真切切地來臨,誰又知道會是什麼情形?





從前學校裡一對學生情侶,兩人深夜約會回來走過一片黑漆漆的樹林時,女孩子有些怕,開玩笑說萬一撞鬼怎麼辦,男孩說有我保護你呢,只要我在你還有什麼好怕。

沒想到途中碰到了流氓,在匕首的威脅和恐嚇下男孩退縮了,等他回去報警警察趕到時,女孩子已受盡了摧殘。

男孩表示一定會照顧她一輩子,但女孩子堅決和他分了手。

恨他自私嗎?怨他可恥嗎?

可是這誰又能一定保證,自己在災難降臨,在巨大的危險和恐懼之下,一定就會堅定地和愛人站在一起?

當生存變成第一需要,求生意志壓倒一切時,人們連自己都無法把握,又拿什麼去守衛感情?

所以我們無從知曉,當自己身染可怕惡疾後,他會對我悉心照料,還是會對我視若瘟神?

在自己最恐懼和茫然的時刻,她是陪伴身邊,還是無情離去?

當陷入困境,兩個人是互相鼓勵彼此支撐,還是分道揚鑣各奔前程?

《泰坦尼克》的愛情之所以賺取那麼多眼淚,只因彌足珍貴。





在相愛的時候,大家都發誓無論貧富福禍,都永不分離。

可是面對無法預知的可怕疾病和災難,大家其實都沒有心理準備。

當感情經歷磨難,有的夫妻從此愛比金堅,此情不渝,也有些伴侶因此而大失所望,勞燕分飛。

再深厚的感情,有時也會不堪一擊。

再堅定的誓言,也經不起現實的考驗。

所以我們珍惜美好生活,避免讓感情遭受困苦的蹂躪。

但當災難終於不可避免的到來,我們也只能要求自己勇敢,卻不能苛求他人也無畏。

不能盡如人意,但求無愧我心。

雖然經常失望,我們仍然深信,在波譎雲詭的生活汪洋中,被災難的海浪掀翻的只是虛情,不足留戀,而真愛將歷久彌堅,永不沉沒。

大難臨頭的時候,我們在恐懼中緊緊拉住愛人的手,祈求兩個人能夠手拉手一起,共渡難關躲過劫難。

但萬一愛人漸漸鬆開了原本緊握你的手,也要咬緊牙關堅強地繼續向前走!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