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前

女:「你原先有過女朋友?」

男:「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

女:「死了?怎麼死的?」

男:「山為陵,江水為竭,冬雷陣陣夏雨雪。」

女:「喔,是天災。那這些年你怎麼過來的?」

男:「滿面塵灰煙火色,兩手蒼蒼十指黑。」

女:「唉,不容易。那麼你看見我的第一感覺是什麼?」

男:「忽如一夜春風來,千樹萬樹梨花開。」

女:「有那麼好?」

男:「糟粕所傳非粹美,丹青難寫是精神。」

女:「馬屁精!你有理想嗎?」

男:「他年若有凌雲志,敢笑黃巢不丈夫。」

女:「你對愛情的看法呢?」

男:「只在此山中,雲深不知處。」

女:「那你喜歡讀書嗎?」

男:「軍書十二卷,卷卷有爺名!」

女:「這牛吹大了吧?你那麼大才華,怎麼還獨身?」

男:「小姑未嫁身如寄,蓮子心多苦自知。」

女:「假如,我答應嫁給你,你打算怎樣待我?」

男:「一片冰心在玉壺。」

女:「你保證不會對別的女人動心?」

男:「波瀾誓不起,妾心古井水。」

女:「暫且信你一回,我正打算去美國唸書,你能等我嗎?」

男:「寧飲建業水,不食武昌魚,寧還建業死,不止武昌居。」

女:「不過…」

男:「獨自憑欄,無限江山,別時容易見時難!」

女:「但是…」

男:「望夫處,江悠悠,化為石,不回頭!」

女:「好了好了,怕了你。」

於是兩人結婚。





婚後

女:「結婚那麼久,你還在想你原先的女朋友?」

男:「曾經滄海難為水,除去巫山不是雲。」

女:「那為什麼當年還和我結婚?」

男:「夢裡不知身是客,一晌貪歡。」

女:「太過分了吧。我們好歹是夫妻。」

男:「夫妻本是同林鳥,大難臨頭各自飛。」

女:「那我們這段婚姻,你怎麼看?」

男:「醒來幾向楚巾看,夢覺尚心寒!」

女:「有那麼慘嗎?你不是說對我的第一印象。」

男:「美女如花滿春堂,身邊唯有鷓鴣飛。」

女:「不是這麼說的吧,難道,你竟然…」

男:「昔日齷齪不足誇,今朝放蕩思無涯。」

女:「一直以來朋友寫信告訴我我都不相信,沒想到竟是真的!」

男:「紙上得來終覺淺,絕知此事要躬行。」

女:「你原先的理想都到哪兒去了?」

男:「且把浮名,換了淺斟低唱。」

女:「你不是答應一片冰心的嗎?」

男:「不忍見此物,焚之已成灰。」

女:「你就不怕親朋恥笑,後世唾罵?」

男:「寧可抱香枝頭死,何曾吹落北風中。」

女:「我要不同意分手呢?」

男:「分手尚且為兄弟,何必非做骨肉親。」

女:「好,夠絕!」

於是兩人離婚。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藍色憂鬱 的頭像
藍色憂鬱

夢想天空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