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關於人性的電視節目。

電視裡,正在播著一個有些無聊的節目,選了五對情侶上台,主持人分別問情侶的雙方,如果你的女(男)朋友有另外一個追求者,他(她)願意給你五萬塊錢作補償,只要你把自己的愛人讓出來,你願意嗎?

台上台下的人,統統都嗤之以鼻,五萬塊錢算什麼呀?

別沾污愛情了。

主持人又問,那,他(她)願意拿出五十萬作為補償呢?

台上的人有些不安,台下也一片騷動,很多人開始想:「五十萬,能幹好多事呢!」

但台上的情侶們,還是不太堅決的拒絕了。

主持人再一次把價格提高到了五百萬。

台上台下一片嘩然,有三對已經決定把愛人讓給其它人。

主持人又把價格增加到了五千萬,台上,只有一個小伙子咬著牙關想了半天,才堅決的說:「我不願意放棄她!」

大家都哄笑起來,因為,在五千萬面前,愛情又算什麼呢?

雪青看得熱淚盈眶,緊緊抓住亞剛的胳膊,問:「如果有人出五千萬,你會出賣我嗎?」

亞剛不耐煩的從書堆裡抬起頭來:「有誰願意出五千萬買你啊!」

說完,又看書去了。

雪青一個人哭濕了兩條手絹,因為亞剛的不耐煩,他一定是不愛我了,對我一點耐心都沒有!

一個神秘的年青人。

這一天,亞剛帶著女兒和雪青的父母及弟弟去郊區的野生動物園玩,雪青留在家裡收拾家務,突然有人敲門。

雪青打開門一看,是一個不認識的年輕人,便想把門關上。

年輕人說道:「我是一家國際上最大的心理研究中心的工作人員,如果您有時間,能不能配合我們做個調查,做完調查,我們將會有厚禮相送!」

雪青一聽見有厚禮,便把門打開了。

年輕人走了進來,拿出一張紙,對雪青說:「這是做人性研究的,請您寫出十個您最熟悉的人?」

雪青便在紙上分別寫下了父母、弟弟、丈夫、女兒、一個同事、一個鄰居、一個曾經的老師、一個同學,還有自己。

在入面,請您從這些人中,去掉一個您認為最不重要,在你心裡地位最低的人。

年輕人面無表情的說道。

擦掉不重要的人名。

雪青咬了咬牙,將鄰居的名字去掉了。

很快,同事,老師,同學,紛紛被去掉。

年輕人卻毫不放鬆,依舊要求雪青繼續去掉她認為不重要的人。

雪青咬著牙把弟弟去掉後,開始覺得很痛苦,要求結束這個測試。

年輕人板著臉,逼著繼續去掉自己認為不重要的人。

雪青心想,還好這只是個測試,我不需要真的捨棄我的親人,於是含著眼淚,把父母,女兒都去掉了,直到只剩下與自己相伴了十幾年的丈夫,雪青眼淚早就掉下來了,她搖著頭,我不要你的厚禮了!

我丈夫興我相親相愛,我怎麼可以捨棄他?

五十萬擦掉重要的人名。

年輕人拿出一張支票:「這是五十萬,還有一張獎券。」

如果你做出選擇,那麼,你將會得到這張支票,還有獎券,有機會參加獎金為五千萬的大抽獎!

雪青頓時愣住了。

雪青下意識的想捨棄丈夫,但又想著這十幾年來的相依相伴,筆便忍不住要向自己的名字上划去。

確定了嗎?

年輕人輕輕的問了一聲。

是啊!

選擇捨棄自己嗎?

難道,要讓吳亞剛拿著這五千萬,忘了自己,再找一個可以陪他渡過下半生的人?

不,絕不!

雪青咬著牙,把亞剛的名字去掉了。

恭喜!

你獲得了這張獎券和這張五十萬的支票!

年輕人將獎券必恭必敬的遞給了雪青。

雪青喜出望外,拿著支票歡呼起來了。

請在這些文件上簽個字。

年輕人繼續面無表情的說道。

雪青已經昏了頭腦,毫不猶豫的簽了。

年輕人拿起文件:轉身離去。

這結局是你想要的嗎?

一會兒,門被敲得山響,又是什麼呀?

雪青有點好奇的打開門。

不好了!

你老公在外面出車禍了!

你家人都在醫院!

外面停著一輛計程車,雪青慌慌張張的就鑽了進去。

到了醫院,家人剛結束急救,醫生打開門從急救室出來,雪青急急問道:「我家人怎麼樣了?」

醫生說,我們已經盡力了。

您父母、弟弟和女兒剛送來時已經斷氣了。

你丈夫還在昏迷中,你去看看吧。

醫生走了,幾個護士推吳亞剛出來,雪青哭著跑上前去緊緊抓住亞剛的手,淚如雨下。

誰是這位病人家屬?

過來辦一下手續!

一個護士在外面叫道。

雪青跟她去辦了手續回來,看到剛才在自己家的那個年輕人,剛剛從亞剛的病房裡離開,便抓住他的胳膊問道:「你又來這裡幹什麼?我親人的死亡,是不是跟你有關?」

年輕人輕輕的抽出胳膊,笑道:「恭喜!你丈夫也做了同樣的題,不過,他最後選擇捨棄的,是自己,所以恭喜你,這張五千萬的支票,也歸您了!你的丈夫我帶走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藍色憂鬱 的頭像
藍色憂鬱

夢想天空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