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見他,是在去年的夏天。

原以為我們會一起度過往後的每個夏天。

但是,年輕時的感情,只是兩個寂寞的靈魂相遇,總會有分離的時候…

網路,可以讓兩條平行線有交集,也可以讓兩條平行線永遠是平行線。

那時的我,是個大學新鮮人,也是個剛失戀的寂寞女子。

因為寂寞,所以上聊天室聊天。

發現上網聊天的人,多半是和我一樣孤寂的人。

這天晚上,用一慣的匿名進入聊天室,我叫女孩。

正在網上閒閒無聊的時候,突然一個匿名為可樂的男生傳訊給我…

可樂:「HI~妳好!」

女孩:「安安ㄚ」

可樂:「打哪來ㄚ?幾歲?」

女孩:「台北~19。」

可樂:「台北哪ㄚ?我也住台北ㄛ^^真巧,一上來就遇到個同是台北人,嗯,至少見面也方便…」

女孩:「板橋~你ㄋ?」

可樂:「木柵。嗯,有點小遠…」

可樂:「妳喜歡唱歌嗎?我們改天去唱歌好不好?」

此時我的心裡正在想:「哪有人第一次見面就約網友去唱歌的啊~不怕被恐龍吃掉…但是,人吶,想的和做的永遠不一樣,所以我的回答是…」

女孩:「好ㄚ,有空的時候。接著不可避免的,身高體重當然要問一下囉。就算是個隻恐龍,至少先確定他是不是隻『龐大』的恐龍…」

女孩:「可以告訴我你的身高體重嗎?」

可樂:「170,55,妳呢?」

嗯,幸好不是很龐大,但會不會太瘦小了點?管他的,至少到時想落跑還不會很難…

女孩:「158,45,那你長的如何呢?」

這我可沒謊報喔,從國中開始這個數字就一直跟著我到現在,從沒變過…

可樂:「不錯啊,妳呢?」

根據我見過無數網友的經驗,說自己長得不錯的人,通常都是『不嚇到妳是我的錯』好一點的就是『不認為我普通是我的錯』總之,不會優到哪裡去啦!

反正到時一面見真章囉!

女孩:「普通囉!」

這也是事實,我長的真的普通,不亮眼但也嚇不著別人的那種平凡女生…

之後,我留下我的電話給他。

可樂:「我再打給妳!」

我們禮貌性的互道晚安再見,我就下線了。

這是我們相遇的過程…

剛剛前面說過了,我是大學新鮮人。

所謂的新鮮人呢,是指填志願卡,已經繳卡,然後收到某所學校的錄取通知單,能在榜單上找到自己名字,但連自己的學校在哪都還沒去過的那種新鮮人。

昨天晚上接到系上學長的電話,告知他們在北部有辦一個系上的迎新茶會,希望我能參加。

反正那時大學聯考剛考完,時間多到不知要做什麼,當然是有活動就參加以用來消磨我多餘的暑假時光。

因為這個原因所以我很爽快的答應了,地點是在台大對面的懷恩堂。

那時的我因為不知道在哪,於是就求救於我國中最好的同學,請她用她那嬌小的EASY100載我去。

她當然二話不說,一口氣答應,當然也一口氣地向我A了不少東西。

那時的我想到,好朋友就是會趁機敲你一筆,幫你把多餘的錢花光的人…

當我們到達目的地的時候,一陣熟悉的旋律傳來,原來是我的手機響了。

顯示的號碼是我沒見過的…

「喂?」

「喂,請問妳是女孩嗎?」

聽到這種稱呼就知道是網友打來的。

「對啊,你是哪位啊?」

「我是可樂,還記得嗎?」

沒錯,他就是那幾天前在聊天室約我去唱歌的那個可樂。

「記得啊!怎樣?你在幹嘛?」

網友第一守則:裝熟。就算忘了還是要假裝記得,並讓對方覺得你們就像是朋友在聊天一樣…

「剛睡醒,妳呢?」

「參加迎新茶會啊!」

「迎新茶會?」

「對啊!我們學校辦的。」

「喔,那會到幾點啊?」

喔喔,醬問就是要見面囉…

「我不知道耶!大概一個小時後結束吧。你想見面啊?」

「對啊!那,妳活動結束後再打給我,OK?」

「OK!」

這是我們的第一通電話…

不知是每個學校都如此,還是只有我們學校才這樣。

在迎新茶會結束後,我才知道,原來迎新茶會就是學長姊介紹學校及新生們自我介紹和冷了半小時的活動。

所謂的冷,此有二解:一是那個場地的冷氣真的特別冷;二是場內的氣氛。

不知是因為冷氣太強還是其他的因素,靜了半小時都沒人說話,就一群不認識的人你看我我看你的。

對於這種有點浪費時間的活動我只有四個字能形容:真是夠了!

活動結束後,我當然沒忘記那位『可樂先生』於是問了那位陪我去參加迎新活動的好朋友-那位EASY小姐,問她要不要陪我一起去見網友。

她說:「如果不帥或害我嚇到妳得再請我一頓。」

言下之意是她願意陪我去但她又坑了我一筆,雖然還沒決定是否會請她,但我想我會請客的機率比較大。

於是我拿出我那被我不知摔了多少次可憐的NOKIA手機,為什麼會被我摔了不知其數呢?

很簡單,因為不是我出錢買的東西,所以我不太想去珍惜它。

回到正題,我拿出我的手機,找到了我們『可樂先生』的電話,按下『撥電話』那個有條藍線在上面的鍵,響了一會才有人接,對方的聲音有些喑啞,像是…

「喂?你該不會在睡覺吧!」

「嗯!妳活動結束囉?」

「對啊!出來見面吧,約在哪呢?」

「我不知道耶,妳選好了。」

「那就在台大對面的誠品好了,你到了再打電話給我。」

「嗯!」

過了半小時後,我的手機再度響起。

「喂?」

「我在台大對面的麥當勞。」

「你穿什麼顏色的衣服啊?」

「橘色的。」

「喔!那我去找你。」

「嗯!」

這就是所謂的認網友。

其實見網友這種事,對我來說已經不是什麼新鮮事了。

我總覺得,你會遇見什麼樣的人,只要緣份到了,你們就會相遇,不管那人長的是好是壞。

也或許是痲痺了,再怎麼樣頂多是被嚇到,然後回去收個驚而已。

抱持著這種想法的我,什麼也沒想的朝著麥當勞走去。

快接近麥當勞時,在遠處很明顯的看見一個穿橘色衣服,頂著一頭金髮的男生坐在機車上。

那時的我,雖然沒有看清楚他的臉,但在我腦海中浮現的第一個想法是:「哇!不會是他吧?」

其實我對於染金頭髮的男生,一直是抱持著「可遠觀不可褻玩焉」的態度。

因為我覺得他們給我很與眾不同的感覺。

為什麼會與眾不同呢?

我也不知道,那種感覺大概就像是地球人看到外星人那種不可思議的感覺吧!

所以我的那聲「哇!」不是因為他的長相而是因為他的金頭髮。

其實那時的我很想就這麼跑走,但又不能這麼不守信用,再者目標物就在前方不遠處,所以我只好硬著頭皮鼓起勇氣走上前去和他說話…

「你是可樂嗎?」他點點頭。

還好,不會咬人,心中的不安感減少了許多…

「嗯…那,我朋友在誠品,我們一起過去找她吧。你要不要先停車啊?」

「喔,好啊!」

於是等他停好車,我和他一起去找那個EASY小姐,之後就在附近的STARBUCKS坐下來聊天。

聊了一會,不知不覺已過了三個小時,外面的天色也漸漸的暗了下來。

當我正在問接下來要做什麼的時候,我們的EASY小姐說她晚上和朋友約好了要去吃飯,差不多該走了。

她問我是要和她一起回去還是要和可樂繼續去逛逛。

我猶豫了一下,心中盤算著:『想想現在才5:00多,還不想那麼早回家,但和EASY小姐去吃,又太無聊。於是呢…』我選擇和可樂先生一起去逛逛。

在逛街的過程,我們一路上嬉戲,像是認識多年的朋友。

我們雖然才第一次見面,卻很有默契,和他在一起的感覺也很自然愉快。

或許是因為這短暫的快樂,讓我暫時忘了失戀的痛楚…

逛著鬧著,終於到了該回家的時候,他送我回家。

我們在我家的巷子口聊了一會,他問我明天有沒有空,如果有空的話再一起出來玩。

我說:「不知道耶!不然明天你想出去時,你再打電話給我好了。」

「嗯!」

「拜拜!」

「拜!」

就這樣,這是我們第一次見面…

認識的第三天,我們就在一起了。

之後的每天,我們都膩在一起。

反正暑假嘛,多的是時間,就這樣每天去不同的地方。

好似要把全台北市能玩的地方都玩遍。

那時的我們,都被愛情沖昏了頭,看不清現實的殘酷…

他是夜二專的學生,現在沒有工作,正在找工作。

我是日大的學生,因學校偏遠,所以必須住校。

其實那時在彼此的心中都知道,開學之後,因時間不能配合,我們能見面的次數會減少很多很多,所以現在能見面的時候就拼命的玩,深怕時間過了,就再也很難見到對方,屆時是思念取代想見面的心情。

但是我們誰都沒說,只是完全的占住彼此的時間。

這是我們的默契。

夏天在我們瘋狂的遊玩之下,慢慢地接近尾聲了。

眼看就要開學了,他的工作還是沒著落。

此時的台灣正興著裁員風波,所以他的工作找了一個暑假還是沒找到。

對他來說,沒工作就等於沒錢,沒錢他的手機就會被停話,他的信用卡帳單就沒錢繳。

看到他這麼煩惱,身為他女朋友的我,能做的只能每晚打電話給他,和他聊聊今天發生了什麼事和幫他打氣,要他慢慢找,遲早有一天會找到工作的。

開學後,有一次他們班辦聯誼,他說他是他們班的負責人,所以一定要去參加。

我心裡雖然很反對,但又不想他為難,只好讓他去了。

之後在很偶然的機會下,我發現了他喜歡上別的女生。

知道這件事的我,心裡百感交集,不知所措。

這時候,又要請教我的好友EASY小姐了。

她說:「既然妳狠不下心說分手,那何不問清楚?知道真象或許難過,總比妳在這一個人亂想的好。就去問吧,不管結果如何,我會挺妳到底的!去問吧!」

有了EASY小姐的支持,我鼓起勇氣去問他。

他說:「她就只是對方公關的朋友而已。我跟她沒什麼,若有什麼的話,我現在也不會在這裡陪妳了!」

我無言,不知該說什麼,深怕話還沒出口,淚已先流。

之後,我們沉默一段時間,終於,他握著我的手,開口說:「對不起,不會再有下一次了!」

聽到這句話,心情很複雜,為什麼他要道歉?

但雙手被他碰觸的那瞬間,觸動了淚腺,眼淚再也忍不住地滑落臉頰…

那時候,我才知道我已完完全全的愛上他…

這件事情過後,那陣子我們比之前還甜蜜。

但他的工作還是沒找到,而且那一陣子,我們的運氣都不太好。

於是我提議去廟裡拜拜,說不定他可能因此找工作時比較順利,也可以順便去去霉氣。

雖然他不太贊同,但拗不過我,只好答應了。

假日的時候,我們一起去行天宮拜拜,之後過沒多久,他找到工作了。

找到工作固然值得高興,但他做的是服務業,所以假日還是要上班。

因此,我們相處的時間愈來愈少了。

關於這件事,我不曉得他怎麼想,或許他認為一個禮拜他至少會陪我一天就夠了。

我也不想再多說什麼,畢竟他好不容易才找到的工作,我希望他好好做,不要因為太累而隨意離職,又重頭過那種因找不到工作而煩惱的生活。

說到這裡,故事已快接近尾聲了…

接下來的幾個月,我們之間的摩擦愈來愈多,爭吵不斷。

本來兩個人在還未認識之前,過的是不同的生活,想法自然會不一樣。

剛開始是因為還在熱戀期,所以會彼此相讓。

現在在一起久了,變得不願再為對方妥協,就轉為爭吵。

吵久了,也累了,加上他假日還要上班,下班後他就只想回家休息,自己的時間根本就不夠,哪來的時間陪我?

於是他說:「妳要不要去找另一個比較能陪妳的人?」

這句話聽在我的心裡,雖然難過,卻也無可奈何。

畢竟戀愛是兩個人的事,只要有一方想逃了,另一方再怎麼追只是成為另一方的負擔,造成他的困擾。

於是我寫了一封信給他,告訴他我所有感受:「不知道什麼時候你才能看到這封信,或許是我的自私所以不願告訴你這封信的存在,只因為怕失去。」

你說我們不可能,我從我們一開始交往時就知道我們不可能有好的結果,你一定會問:「那為什麼還那麼執著?還要在一起?」

這我自己也不知道,只能說提的起放不下吧!

愛了就是愛了,還能說什麼?

最近常在想我們剛開始認識的情景。

為什麼會想到呢?

我也不知道!

可能是想回到過去吧。

但,那是不可能的。

人都會變的,我變了,你也變了。

我變的什麼都不在乎只在乎你;你變的只想讓自己過的輕鬆,或許這才是原本的你…

想說的話很多很多,卻不知該怎麼說,說了只會增加你的困擾。

或許有些話不說會比較好…

第一次的認真或許認真過了頭,也或許…是真的愛了吧!

現在才發現,有時候喜歡是不一定要在一起的。

在感情上,你愛的是一見鍾情的感覺吧,熱度過後,什麼都沒有。

我愛你,這句話不是隨便說說的,是真的很愛!

第一次那麼愛一個人,我是真的很愛你,縱使比你還早發現我們不適合,縱使知道你現在只是走一步算一步,縱使知道我只是你的負擔,縱使知道你的一些話只是藉口,縱使這段已充滿太多的無奈,縱使知道能給你幸福的不是我。

我還是愛你,比你想像中還愛你。

我愛你!

後來的幾天,我們之間存著一道無形的牆,誰也沒有勇氣去打破。

我不知道他什麼時候才看到這封信的,他一直不提,我也沒問,兩個人就這樣拖了一些時日。

後來在一次講電話時,我主動問他:「信,你看過了嗎?」

「我看過了,我覺得…我很有壓力…」

「為什麼?」

「因為我根本就不能給妳什麼!我不想妳愛得那麼累,我…根本就不值得妳這樣對我!」

「可是我甘願啊!」

「我不想再辜負妳了,我們…結束吧!」

電話的另一端已經掛斷,留下的是在這一頭獨自悲傷的我…

我們的戀情在下一個夏天還沒來臨時就先結束了…

兩個因寂寞而相遇的靈魂,一個已經飛走,剩下的另一個,在想念他的日子中,繼續寂寞…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