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常,會希望時間流動的速度慢些,迎接明天的過程,不要那麼迅速。

從長時間盼不到的不安,到最後的平靜。

果然,靜靜等待,直到最後就不會有感覺,也可以假裝什麼都忘記了。

只是微笑,微笑,再微笑。

笑成了習慣,空洞也成了習慣。

如果有人知道,也許會問,這是不是很悲傷呢?

沒有悲傷,當然也沒有快樂。

因為那些他從未學會、感受,也不曾擁有。

如同缺乏了什麼一樣的不完整,卻又無處去尋遺失的那一塊。

何時照鏡之時,明夜的影子竟已完全消逝?

翻轉著鏡面,鏡中是錯愕的臉,沒有想見的容顏。

那一刻你就似已永遠失去了他,卻仍要說服自己、欺騙自己。

沒有了,再也沒有任何事物,能探到明夜的氣息。

沒有了,再也沒有任何方法,能感受明夜的痕跡。

那一刻你真的已永遠失去了他,無法再溺於幻夢境裡。

從那天之後,他再也沒有看過他。

走在路上無論瞧見多少相似的身影,都只是相像而已,並不是他。

很久很久以後,他還是會想起,那天走出洞口時,陽光灑在他那頭黑髮上時的光輝,以及背對著他走遠時,地面上拉長的影子。

他也曾想過,如果那天他能說岀抓住他的理由,他是不是就有可能留下來,不會走了?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