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夏威夷,朋友說要帶我去看馬科斯的棺材,馬科斯出亡到夏威夷後,重病死在夏威夷,由於菲律賓政府的不歡迎,死後連棺材都不能返鄉。

我開玩笑對朋友說:「我對伊美黛的皮鞋比對馬科斯的棺材有興趣呢!」

朋友聽了大笑,我說:「不過,我在菲律賓時已參觀過伊美黛的鞋子,現在就去看看馬科斯的棺木吧!」--馬科斯夫人。

馬科斯的棺木被放置在一個低矮的山坡上,是粗糙的木板屋釘成的,其簡陋的程度出乎意料,棺木前有馬科斯的照片一幀,色彩有些灰黯,一束鮮花是剛插上的,還留著昨夜的露水。

看守棺木的兩位年輕警衛告訴我們,他們也是馬科斯生前的警衛,追隨馬科斯到夏威夷,並且等待菲律賓政府批准後,就要隨靈棺返回菲律賓。

我們坐在木板屋前的鐵椅上聊天,我想到像馬科斯這樣的一代果雄,死後也不過是小屋中的一具薄棺,這位因貪讀而使菲律賓從亞洲最富的國家成為最破落國家的領袖,生前自己也不能預料吧!

與我一起來的朋友,甚至拒絕與馬科斯的棺木合照,他說:「我生平最恨貪官污吏,與這種人合照,還是免了吧!」

離開馬科斯的棺木,我們轉到一間日本寺廟去,寺廟裡有許多悠遊的錦鯉,看到人竟從水面躍起,麻雀,斑鳩,紅頭鳥、烏鴉都不畏人,紛紛走到腳邊示好。

最奇特的是幾隻孔雀,幾乎是奔跑著過來乞食,還大聲「哈哈」叫著。

我沒想到美麗的孔雀叫聲如此奇異,朋友說:「孔雀知道有東西吃,正在大聲笑著。」

我們把隨身攜帶的東西拿出來餵食,孔雀開心地吃起來,那五色斑斕的羽毛在陽光下更為亮麗。

吃完了,孔雀嘩然一聲,開屏了,一邊「哈哈」大笑,好像感謝我們的餵食一樣。

回程的路上,我們又經過馬科斯停靈的小木屋,小雨下了起來,我覺得一個人如果為了私情私利活在世間,那還不如一只孔雀,孔雀會開屏給人欣賞,並且有感恩的笑。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