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父親的墳頭,看到幾叢含羞草正盛開著,有的還開著粉紅色的花,有的已結了種子。

含羞草的花非常美,像極了粉紅色的粉撲,使雜亂的野草叢也顯得溫柔了。

我想到小時候,最喜歡采含羞草的花和銀合歡的花,一整盤放在盤子上,兩種花都是粉撲的形狀,一紅一白,真是美極了。

爸爸看見了,總會感慨地說:「這個囝仔,心這樣細膩,親像查某囡仔同款!」

我想從父親墳頭采一些含羞草的種子回去種,一觸動,所有的含羞草都急速地合掌,好像虔誠的祈禱一樣。

全身長滿棘刺,被認為粗賤的含羞草,對外界的觸動有著敏銳細膩的感受,並開出柔軟而美麗的花朵,其實是像極了鄉下農人的心。

我的父親雖然一生都做著粗重的農事,但他的感情細膩柔軟而美麗,正像是含羞草花。

我把含羞草的種子種在陽台,隔年就長得十分茂盛,也開花了。

每次碰觸到含羞草,看它合十祈禱的樣子,我也會雙手合十,祈願父親去到更美麗的世界,也祈願我們父子有重逢之日。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